kbqly火熱連載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線上看-第153章 毒藥,你今天喝了嗎?讀書-s44ff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这绝对是瞎编,那可是剑术大宗师,眼高于顶的大人物!”
“可不是,估计是没睡醒,在做白日梦呢。”
“长得俊美,就是身子骨弱,短命之人福薄,命也贱。”
或许是因为小蓝冒犯了大家心中的男神冷千杨,群众的议论声朝着贬低挖苦的方向狂奔而去。
“噗通,噗通!”
小摊上水池里的几只虾抬起脑袋,蹦到群众里说瞎编的那位脸上啄了啄。
啥玩意儿,这虾是妖怪变的吧?
成了精的虾宝宝惊悚了点,你们还是当做美食的时候最可爱。
苏青之晃晃悠悠的走着,不时逗弄下摊子上的小玩意儿。
蓝精灵梗着脖子边走边偷看,见苏青之稳如泰山眼皮都不抬,不禁心里有些慌。
“我娘亲嫌我吃得多,撇下我,不要我了,呜呜。”
神帝臨世 夜宇帝主
“我肚子好饿,三天就只吃了十五颗米粒,嘤嘤。”
小戏精,你可真能演,咱俩认识还不到一天好不啦!
苏青之心里冷笑,继续不理睬这个小包子,忽然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因为如此肥嘟嘟,眨巴着大眼睛的小男孩一下子就吸引了众多女子的目光。
“天底下还有这么狠心的人?自己的孩子都能虐待,太可怕了。”
“这孩子长得圆嘟嘟多水灵,怎么忍心,孩子爹呢,也不出来管管。”
“这人一看就是个贱货,娘的很,自私又薄情的坏人!”
众人对苏青之指指点点着带了几分强烈的不满。
絕世鬼仙 文九
简直信口雌黄,你才是妖艳贱货。
“谁是你娘亲,你睁大眼睛看好了,我是男人,找你爹去别来烦我。”
苏青之一脸怒气指着可怜巴巴做戏的小蓝说。
“我爹来了,我叫他收拾你!”
小蓝转着眼珠,一把扯住远处看热闹的冷千杨说:“爹,你快管管他!”
吆喝,还真找了帮手待我好好会会你。
苏青之转过身忽然有些更焦头烂额,来者正是老熟人。
仙君是你爹?
开什么国际玩笑!
妃不可欺 梨花黛雨
这同色系的搭配,俊雅挺拔的身姿,你抱着他露出迷一般的微笑是几个意思?
想当爹想疯了,答应的这么爽快?
惡魔boss寵妻成癮 慕容晚
“你不想写一万字的检讨书?”
冷千杨伸出修长的手指抹去小蓝嘴角的墨点柔声说。
“嗯。”
小蓝委屈地扁着嘴说:“我手都写酸了,肚子饿的咕咕叫,他瞪个眼珠子要吃人,都不管我还在那里凶我,嘤嘤..”
“主人竟然凶我,呜呜…”
它越说越伤心,说到最后变成嚎啕大哭,鼻涕眼泪胡乱蹭到冷千杨的衣襟上,抽噎着说。
“我的天神老爷,仙君真是她的额..野男人?”
“你别说这孩子挑俩人优点长的,眼睫毛又长又翘哎!”
深情不负:甜美娇妻哪里逃 雪玲
“丹凤眼,好看又传神,跟他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各位吃瓜群众,你们要点脸不?
我们仨怎么突然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明明穿的男子服饰,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女子!
小蓝分明是斗鸡眼好吗?你瞎啊!
瞧这小祖宗告状的语气多顺溜,这灵宝我还真不稀罕。
苏青之抱拳行了一礼说:“小蓝,恭喜你找到新主人,告辞。”
“一会儿交两万字检讨,怀玉,你看还需要加点什么?”
冷千杨轻柔地拍拍小蓝的脑袋,话却是在问苏青之。
小蓝瞳孔地震,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试图挣脱冷千杨的魔爪,讪讪地说:
“不好意思,我认错爹了,再会..再会..”
众人:“…”错认仙君为爹?你在逗我们玩吗!
苏青之念头一转忽然有了主意,你自己送上门找虐就别怪我手软。
她抱着双臂,淡淡地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写两万,你写十万,可有意见?”
十万?
这小子真够狠的,能见到面总好过他远赴灵州国。
冷千杨正色说:“我写十五万检讨书,你俩还没用午膳吧,正好一起。”
小样儿,还学会给自己加戏了,为了你小师妹真是豁得出去。
“不去,告辞。”
在她的背影消失在西大街巷子的拐角处时,小蓝凑在冷千杨耳旁嘀咕了一句。
“想不想嗯嗯啊啊?”
迎风站立的仙君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艰难地扯了扯嘴角:“你到底是谁?”
“灵山之宝流光剑啊,我帮你搞定小主人,你给我调理一下呗。”
“沉睡太久了,我这身子骨哪哪都痛,奶奶的腿。”
小蓝老成地从路人衣衫里掏出一根纸烟顺便点了个火。
“爹爹,你也来一根!”
“这孩子真是学坏了,可惜了这么好的一副皮囊。”
“仙君定是太忙了,没时间管教,可怜。”
路人的议论声让冷呆呆羞愧万分,捏着小蓝的脑袋压了压说:“是得好好教。”
半个时辰后,苏青之在安华的烤肉摊上邂逅了这对诡异的父子。
“爹爹请用茶。”
小蓝乖巧地站在冷千杨身旁在奉茶,笑容八分真诚,顺带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小虎牙。
“哇塞,好有礼貌的小孩子,好想抱抱!”
“姐姐送你杯酸梅汤喝,别客气。”
“大爷送你个小风车,转着玩啊!”
礼物纷至沓来,压得小蓝有些喘不过气:“原来装乖宝宝好处大大的呢!”
见识过熊孩子疯魔景象的苏青之抬脚欲走就被抱住了腿?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娘亲的靴子沾了灰尘,我给您擦擦。”
超时空进化
他的语气谦卑而恭顺,活像一只披着羊皮的豺狼。
天降領主 楓葉12號
苏青之顺势一躲,不知怎地脚底一滑,身子一出溜好巧不巧扑在冷千杨的背上。
气氛顿时一僵,安华的烤串吓的扑簌簌地掉在地上。
沿街走过的路人“崩”地一声撞上了树桩。
而提着蛙儿子守株待兔的李野忽然贼兮兮地放开了手里的缰绳。
“呱呱!”
青蛙灵兽迈着矫健的步伐,鼓着大眼睛一脸兴奋地扑向它的小玩具:苏青之。
“啊!啊!”
苏青之吓得肝胆俱烈,绕过椅子紧紧地抱住了仙君的大长腿。
我只是大脑缺氧了!
她意识到自己抱错了东西,意图挣扎着站起来,惊觉自己侧脸飞来一个笤帚?
苏青之缩着脖子顺势一躲,就发现自己的脑袋又枕在了仙君的腿上!
额..尴尬几秒后,眼前又惊现了一串香气扑鼻的烤羊肉串?
“麻辣鲜香的,尝尝。”
仙君的语调带了一丝戏虐和隐隐的愉悦。
你愉悦个辣子。
苏青之的胜负欲上来了,打算找回场子。
她轻咬嘴唇,撕下一小块羊肉,吃的满手都是油。
然后,无耻地将小油手在香喷喷的仙君衣衫上印了一个标记。
眼见仙君一脸震惊,她得意一笑,将小油手在小蓝脸上也印了一个标记。
石化的小蓝惨兮兮地瞟了眼同样惨兮兮的便宜爹爹叹了口气。
小主人很记仇,很不好搞。
“启禀仙君,苏师弟准备今夜在万花/楼办一个活动,毒药组合首秀!”
李野抓着手里的宣传单一脸兴奋。
正对着苏青之背影伤怀的冷千杨接过来就惊住了。
宣传单的标题叫:毒药,你今天喝了吗?
活动主办人:苏大师?
怀玉到底在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