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五十九章 薩爾瓦託雷:已進入低性能模式展示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安南将萨尔瓦托雷递过来的礼物收了下来。
被安南暂命名为“瓦托雷派贤者之石”的饰品,应该是安南身上的保命道具中级别最高的了。
在真理之书的协助下,它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安南提升至真理阶——可以突破黄金阶的40级上限。而且比起之前使用贤者之石时,宛如奥特曼一样的三分钟限时,这份贤者之石的使用时间延长到了五分钟。
虽然看起来只有两分钟的差距。
但假如说成是“爆发状态时间延长66%”,那这看起来就算是一种质变级别的加强了。甚至围绕着贤者之石指定的整个战术思路,也都会因为作战时间的改变而发生新的变化。
当然,安南其实还是觉得,这东西更多在于纪念价值。
他如今手中已经持有了伟大级咒物……三倍经验能够让安南快速提升到黄金阶;而三倍伤害可以直接将安南的输出能力拔高一个层面……等安南进阶黄金、掌握了要素之力,即使是老牌黄金阶,也未必不能正面对抗。
假如真的遇到了黄金阶也完全无法抵抗的敌人……
安南还可以直接解除“三之塞壬”的一部分封印,召唤其中一头塞壬——尽管根据伊凡的话,召唤塞壬可能会带来灾难。
当时安南的确是信了。
但现在,安南逐渐反应了过来……
……或许塞壬的力量会带来灾难;但召唤塞壬这件事本身,绝对不可能成为灾难。
原因很简单。
假如塞壬是某种能够轻而易举毁灭世界、即使是诸神也无法对抗的魔物,那么“三之塞壬”就不可能作为昔日精灵皇帝的权杖,成为昔日帝国的最高权力象征。
否则,它就应该待在世界的边缘。或者被封印在大结界之外,而不是在人口众多的帝都。
安南相信,伊凡这边的情报不可能出错。他也不可能告诉安南错误的情报。
也就是说,在帝都沉没之前、多半召唤过塞壬;甚至塞壬的力量可能与帝都沉没这件事也直接相关。
……但是,帝都沉没、大结界崩溃的原因,多半不是因为封印失控、塞壬脱困而出。
假如是那样的话,老祖母不可能会放心的把它交给凛冬家族——哪怕是凛冬家族的使命就是看守伟大级咒物,但他们也不可能看守一个伟大级陆沉器啊?
安南目前推测,或许是当时精灵皇帝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极为紧迫的困难。所以打算释放其中一头塞壬,协助自己解决这个困难。
这个困难甚至直接引起了大结界崩溃、雅瑟兰大陆八分之一的土地直接沉没到海底的严重后果。可即使如此,安南拿到手的三之塞壬依然是“充能完毕”的。
这意味着没有塞壬从中逃离。
那么,要么是精灵王在最后关头将塞壬重新封印了回去;要么就是塞壬在力量耗尽之后,就自己跑了回去。
至于为什么其他的凛冬大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大概是因为,他们都没有觉醒一定强度的【智慧】要素吧。
【智慧】要素能够让安南作出的推断总会最倾向于正确的那一个;而【理解】要素则能够让安南“灵光一现”,跳过证据直接获得答案。随着这两项要素的觉醒程度加深,安南的思考方式也逐渐得到了优化升级。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三百五十九章 薩爾瓦託雷:已進入低性能模式熱推
既然“三之塞壬”是能够使用的底牌,而不是负担和累赘。安南对它的态度立刻就改变了。
贤者之石?
大概是用不到的啦……
安南的笑容轻松而洒脱。
但他是不会把这个说出来的——毕竟这是萨尔学长对自己的关心。
“你们的事如果说完了的话,我这边正巧还有一件事。”
安南缓缓开口,沉声道。
萨尔瓦托雷与卡芙妮对视一眼,便一并看向了安南。
看着安南这庄重的神色,萨尔瓦托雷的脸上显露出了明显的畏惧神色。
他一时难以思考,安南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要自己有什么用……
但他还是首先开口道:“你说说看。”
“很简单,我要你们帮我净化一个噩梦……”
安南说着,便将贝拉噩梦的问题、以及他为何对这个噩梦如此重视的原因,对两个人解释了一遍。
同时,他还将早已准备好的“噩梦剧本”和“攻略书”发给了两人。
“……原来如此,”萨尔瓦托雷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又是腐夫在搞事啊。”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五十九章 薩爾瓦託雷:已進入低性能模式閲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严格来说,这才是他第一次搞事。”
安南解释着。
他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在座的三个人,居然每个人都和腐夫有仇?
……这莫非也是一种巧合?
“如果要净化噩梦的话,”卡芙妮冷静的给出了建议,“就把亚历山大阁下叫过来吧。他能够为我们在噩梦中加持状态。”
“但主要目的其实不是净化噩梦,而是想办法进入第三局。只有进入到第三局……甚至攻略掉第三局,才能得到被掩藏于历史中的真相。”
安南解释道:“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就需要达成‘首局输掉’、并让我在第二局中获胜的胜负结果。而想要达成这个效果,就要让腐夫意识不到这是噩梦。
“换言之——这其实是一个扮演向的噩梦。要尽可能的扮演噩梦中的人物。我已经写好了剧本,你们可以读一下。”
“如果是要扮演的话……”
萨尔瓦托雷疑惑的问道:“让德米特里殿下亲自来不是更好吗?”
“因为德米特里殿下不是超凡者。”
卡芙妮答道。
萨尔瓦托雷惊异的望了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德米特里殿下几年前,曾来过一趟诺亚。他那时已经快三十岁了。那个年纪都还没有成为超凡者,如今就更不可能是了。”
卡芙妮专注的盯着剧本,甚至没有抬头看萨尔瓦托雷:“姑且不提这个噩梦本身需要三个阶位一致的人才能进入……就算能够进入,德米特里殿下也是最差的选择。”
“为啥?”
萨尔瓦托雷完全没有思考,只是下意识的发问道。
“……因为德米特里是最不可能扮演那个时期的自己的人了。”
安南低声说道,叹了口气。
看着萨尔瓦托雷还有些茫然,安南眼中露出了近乎慈悲的眼神:“没事,不懂也挺好的。”
“什么嘛,我又不傻,我只是懒得动脑子。”
萨尔瓦托雷不满的拿起剧本,一边认真的低头看着、一边嘟哝着:“平时的工作已经很累了。和安南你待在一起的时候,反正你也会思考,我就可以休息一下了……”
……宁这脑子怎么还能自动开启低性能模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