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ptt-第二百三十章 站腳助陣閲讀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府里的府兵对于这个场面显然已经是相当熟悉了,大家围成一个圈只做观看,并不出手。这个场面让李玉很是意外,同时也有些畏惧。
交手之际,他发现对方的武功非常高强,而且动了杀机,招招冲着他的要害部位,急攻而来。
打斗的间隙,李玉看向李林,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他安排的。
可同时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他来到世子府只是临时起意,李林不可能这么快就安排一个高手来行刺自己,况且还是在他的府中。
丁潇潇急忙忙赶过来,想看见的是李林那个恶贼挨揍的场面,却不料竟然见到了李玉。
跟在后面的林俊驰也僵在原地,他没想到大爷许久不来世子府,居然刚来就遇见了侧妃安排的刺客。
所有人都认出了在包围圈之中的是李玉而非李林,但是世子爷抱着肩在一旁看戏,其他人也不敢贸然出手,唯恐触了逆鳞,惹恼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世子爷。
李玉虽然会些拳脚功夫,但是比起这个专业的刺客,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花拳绣腿,没有几个回合就劣势毕显,彻底落了下风。
今日在燕王府,世子算是彻底得罪了侧妃,以至于她等不到燕王寿宴之后,便安排了顶级杀手行刺世子府,不死也要让他断手断脚。
此时刺客也发现,府里有两个像是主子的人,略有犹豫,不然的话,李玉在他手下过不到三招,必然一命呜呼。
“世子,这是怎么回事?”几个回合之后,李玉终于发现了端倪,他见杀手的目光经常在自己和李林之间穿梭,意识到自己无意当中可能做了他的替罪羔羊,于是刻意高喊出声,“你府上来了刺客,为什么府兵都不动手,莫非这是你安排的?”
李林笑道:“是谁安排的?!大哥回去问问你尊贵的母上大人,便会知晓了。”
刺客听到这儿,手头一顿转而向李林跨步而来。
李玉借机迅速后撤几步,脊背已经被冷汗湿透,青衫贴在脊梁上,丝丝痒痒很是难受。
见识刺客向自己攻来,李林也不惊慌,好整以暇,直到对方的双刀挥下,他才横起一把长剑,三样兵器碰撞在一处,发出铮的一声。
这次惊慌的是刺客,他被顶的后撤了三步才岌岌站住,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世子爷,几乎不敢相信刚才的力道是从他的双臂传来的。
李林的嘴角则是抹过一丝怪笑,盯着刺客,又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李玉,忽然之间手上的招式狠辣起来。
周围人看的都有些目瞪口呆,虽然府上迎接刺客是常有的事,而且每次也都是世子一个人打发的,可是从未像今天这样,招招往夺命的方向而去,丝毫不给对方留活口的机会。
丁潇潇更是看得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她对武学还不是非常精通,但是单从招式也能看出这位世子爷绝不是当初在地窖里自己三拳两脚就能放倒的,也就是说整个过程他全是装的。
自己来到吉里城虽然是个意外,也算是无奈之举,但是李林的心机之深,还是让丁潇潇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纨绔子弟一举一动看似风流飘忽,没有定性,但实则步步经营,罗织大网。而丁潇潇却对对方的意图茫然无知。
她看着将一柄长剑舞的密不透风的李林,心底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这家伙混进金将军的卫队里必然不是长久之事,一定是近期才发生的,近期的西归城里的大事,除了城主出走之外,就是丁潇潇这个郡主被冠以和山居士。
那这个李林究竟是觊觎城主,想在西归制造混乱,还是对和山居士有兴趣?
深思熟虑一番之后,丁潇潇看向了旁边目光飘忽的李煜,忽然计上心来。
“大爷今天怎么到府上来了?”她走到囹圄身边,忽然发问。
对方看着世子与刺客的对打,正看的五味杂陈,突然被人一唤,整个人哆嗦了一下,转头看见是丁潇潇时,才努力压制住面上的不悦,转而笑道:“凌凤姑娘,我今天来其实主要是送东西给你的。”
丁潇潇原本只是想借机跟李玉套几句话,却没想到对方竟是为自己而来,顿感意外:“给我送东西,送什么?”
李玉无奈道“东西已经交给二弟了,你们今天在角门出去的以后,我在那里捡到了一把匕首,想来应该是你掉的。”
想起自己将屈雍送给自己的匕首落在了燕王府,丁潇潇心中虽然一紧,但是她更好奇另一件事:“哦?那大爷是如何确定,那把匕首是我的东西呢?”
李玉指了指正在与刺客搏命的李林说道:“世子的兵器一向是这种长剑或是长戟,这么娇小的匕首,一看就是女子所用,当时没有旁人,自然是凌凤姑娘你的了。”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丁潇潇自然是想套出,他有没有听见自己和李林说的话,但是李玉这番解释滴水不漏,让她一时间也挑不出什么错了,只能暂且信了。
“那确实是我防身用的,多谢大爷,这么晚还专程送来。”丁潇潇极少有的,向他行了个闺礼。
李玉也很是大方的回了礼,拱手道:“都是举手之劳,而且听父王的意思,姑娘马上也是李家人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无需区分彼此如此客气。”
听了这话,丁潇潇不知作何表情,仅仅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凌凤姑娘之前和世子是如何认识的,二弟虽然风流倜傥,先可从未见他对哪个姑娘如此上心过,更别说带进王府给父王过目。”
这个问题,丁潇潇也很想知道,这个世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她眼下要先应付过李玉。
她心里很是无奈,明明是想来套别人话的,怎么反倒句句被逼问起来。
“我之前在歌舞团做舞女的,也是无意当中与世子相识。”丁潇潇绞尽脑汁,想出一句不是废话的废话来。
打斗中无暇分身的李林见二人越聊越热火,心中一阵怒火中烧,竟引着刺客向二人身前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