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 起點-第一百八十二章 唯難可阻心,奈何……推薦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是贫道族中血亲,让贵客见笑了。”
张房告了个罪,正要起身出去。
可还没等他起来,就有个雄壮汉子当先进来,他人高马大,满脸的络腮胡,一走进来,还带来一股风。
等见着陈错,汉子露出诧异之色,摸了摸脑袋,道:“原来你这有客人!”
陈错笑了笑,微微行礼,道:“你提及的那北河水君……”
“你听到了?”汉子摆摆手,“这不是你能插手的,张老道,让这客人回避一下,先把我这事处置了……”
“张竞北,休得胡言!”张房赶紧拦住,随即冲着陈错拱拱手,道:“道友莫怪,我这侄儿乃一浑人。”
“无妨。”陈错自然不会放在心上,该说此人出现的恰到好处,便道:“恰好那北河水君,也给了我一份请帖……”
“你也有请帖?”张竞北面露惊讶,随即似乎明白过来,“原来如此,难怪你来拜访张老道。”旋即,他一屁股坐下,对张房道,“正好,老道,不如一并说清楚吧,省得这人再问。”
张房脸色一黑。
这张竞北乃是他俗家兄长的独子,更是他们这一代的独苗,备受宠溺,因而行事任性,但这次,他是决计不能放任此子胡闹,那北河水君神秘莫测,他可不愿自家侄子被牵扯进去!
一念至此,张房也顾不上探究陈错身份,只想着让张竞北知难而退,于是他深吸一口气,招来小徒弟,吩咐了一句。
小道士面露诧异,跟着快步离开。
张房重新坐下,看着对面两人,道:“算上你们二人,五日以来,已有五人来此询问北河水君了。”
五位?
陈错忽然到了在门口碰到的那位修士。
张竞北却道:“这是好事,若非水君闹腾,你这道观能有几人过来?”
张房闻言,心里就有怒火升腾,但看着陈错在侧,又生生忍住,道:“也罢,既然来问贫道,那这水府之宴,确实有一言说与尔等……”
陈错与张竞北都凝神起来。
“不可前往!”
张房说的斩钉截铁。
陈错神色不变,那张竞北却是面露疑惑。
正好这时候,小道士端着一个小木盒走了进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张房拿过来盒子,打开之后,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血红色冰晶。
当即,就有一股混乱、血腥的意念蔓延开来,影响着满屋人的心念跳动。
张竞北脸色大变,心神一阵摇晃,眼前幻象丛生!
张房护住徒弟,压住心中杂念,道:“此物就源自那北河水君,尔等也见了,这其中血腥杂念根本无法……”
一句话还未说完,陈错忽然伸手一抓,那血红冰晶便震颤起来,那血红之色竟如水波般荡漾起来,随即丝丝缕缕的剥离出来,聚成一团血雾,一飞,被陈错拿在手中,细细打量。
这团血雾,蕴含着浓烈的杀戮之意,暗合聚厚之法,本就值得探究,加上他注意到这意念一出,连张房道人的心神都受了影响,便就出手了。
“……驱除。”张房的话这才说完,随后一怔,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冰晶。
冰晶已然洁白。
“张老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张竞北深吸一口气,恢复清明,方才被杂念干扰,没有听清张房之言,“这东西好厉害!”说着,小心的瞅了陈错一眼,没敢多言。
张房眉头紧锁,盯着陈错手中那团血雾,哪还顾得上回话。
张竞北啧了一声,再看张房手中的冰晶,疑惑道:“老道,这冰晶……你也得了邀请?”说着,就伸手去拿。
张房收回目光,任凭张竞北将冰晶拿走,说道:“这块不是请帖,乃是贫道十年前所得。”
“十年前?”陈错复看张房道人,眼前最重要的无疑还是水君之事。
听着陈错询问,张房道人镇定几分,找回了几分主场感触,只是看向陈错的目光,却越发慎重起来,心中思量着,这修士道行不低,但自言行举止来看,岁数不大,能有这般修为手段,绝非寻常之辈……
张竞北这时问起:“不是请帖,那这块冰晶,是做什么用的?”
张房闻言,语重心长的道:“那北河水君长生久视,信徒众多,自那北朝权臣尔朱荣死后,便占据了大河千里之段,自此大河两岸战乱不断,而且此人心思难测,几十年来,还资助了不少精怪和修士。”
“资助精怪、修士?”陈错心头一动,“如何资助?”一边说着,一边朝那块冰晶看去。
“道友该是猜到了,这冰晶之中封镇着神灵符篆的碎片!”张房的脸色有几分凝重。
张竞北面露惊奇,就盯着冰晶看着:“这里面也有符篆碎片?”说着,便运转玄功,要捏碎冰晶。
陈错却问道:“听道长话中之意,这北河水君和那尔朱荣有关?”
这名字他听过,北魏的军阀权臣,杀性浓烈,一个河阴之变,将北魏上层勋贵屠戮的十室九空!
不过,此人亦难逃权臣下场,血溅宫廷,但北魏乱局也由此而起。
“是否有关,尚且不明,只是年月相近。”张房见张竞北捏着冰晶,憋得满脸通红,便道:“别白费劲了,若无口诀,难破冰晶,那符篆碎片并非实物,对香火念头天生有着感应,若不彻底封禁,如何能安稳十年?”
“这般邪门?”张竞北见自己怎么都打不开,便有几分气馁,看着陈错手中血雾,心念一动,递给陈错,道:“你来试试。”
陈错看了张房一眼,见对方微微点头,便收拢血雾,接过冰晶,凝神感悟之下,果然是彻底隔绝,察觉不到内里分毫。
张房见状,心下却有几分惊疑,没有再贸然开口。
陈错又看了一会,忽然心中一动。
“从外面无法攻破,从里面也被封禁,但若是内外感应共鸣呢?值得一试,若如我所料,顺便还能测试一下,这符篆与庙龙王前辈,是否真有关联……”
这般想着,陈错也不犹豫,心念一转,暗运三生化圣道,将梦泽中的一点金光投影心中。
心中金光震荡,他双目放光,视线如针,刺入冰晶!
随即,一点微弱的共鸣滋生于念。
“果然如此!”陈错默默感应,“不过该是碎片残缺,所以威能不全,因而共鸣微弱,还不甚清晰……”
一念至此,陈错想到了庙龙王的遗留心得,当即有了主意,那心中道人神光一扫,人念金书中飞出六十四枚烫金字符!
这心得字符源于庙龙王的遗留之念,蕴含意志印记,曾杂有遗憾之念,但被陈错剔除,存入金书,现在又从书中提炼出来,汇聚一起,融入心中金光,又借目光,勾连手中冰晶!
顿时,那微弱感应越发清晰,逐渐攀升!
边上,
张房观察许久,见陈错只是看着,这才微微放心,想着这次总算能借机告诫二人,但他正要开口,忽然见陈错手中冰晶微微震颤。
咔嚓!
潛 規則 小說
清脆的声响中,一道细微裂痕在冰晶浮现。
一点金光显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