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eqn都市小說 腹黑太子極品妃討論-第176章 裝病-gun4d

腹黑太子極品妃
小說推薦腹黑太子極品妃腹黑太子极品妃
刘二来到杜家村找到村长打听一个叫、春桃的人,可惜查无此人。
刘二不信邪,怀疑村长糊弄自己,又找了几个老人打听,最后把村里的泼皮无赖也找来打听,还是没有春桃此人。
这下子刘二麻爪,这是长宁侯说谎还是赵千芯说谎呢?眼看查不出什么线索,刘二无奈之下只好回城。
不过刘二并没有就是罢手,而是寻了一个无人的地方给墨白发了一条消息。
既然长宁侯说出春桃知晓,那他们就要认真查一查此人,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
毕竟寻找大少爷不是长宁侯一人的活,大小姐也在寻找大少爷。
安排好后续的事情,刘二这才失魂落魄的来到长宁侯面前请罪,只说自己无能,没有寻到春桃,请长宁侯责罚。
你把爱情给了谁 笛声悠扬
查无此人!
长宁侯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忍不住再次陷入失神,只觉得前路一片黑暗 。
如果这就叫黑暗,那么还有更黑暗 的,当天夜里,长宁侯的房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来到长宁侯房间极不客气。
那是一字不发抓、住长宁侯爆打一顿,打完还给长宁侯服下疗伤丹,生怕留下伤痕。
那种关在暗无天日饱受折磨的感觉再次涌上长宁侯心头,吓的长宁侯瑟瑟发抖,跪在地上叫爷爷。
只问爷爷您有什么吩咐,你说就是,别打孙子了,孙子怕啊。
那没皮没脸的样子取、悦了不速之客,这才说明来意,寻问长宁侯差事办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线索上交啊?
问的长宁侯皮紧,差事没办,线索没有,但是长宁侯不敢说,只能说破院防御严,他还没找到机会。
真、相是长宁侯不敢去破院,总觉得那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随时都会跳出来结束他的老命。
不速之客也不给长宁侯废话的时间,既然办事不利那就享受一下死亡的感受吧,于是一张张湿纸贴在了长宁侯脸上。
无人知道长宁侯在自己的府中被折磨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长宁侯传出病重的消息,于是太医揉着眼屎上门服务。
身为长宁侯的儿女,这个时候应该前来表一番孝心才对,偏偏苏洛不表,只有苏锐苏妙儿与苏哲出现在床头。
太医全程低头看诊,这种人家破事多,一个不好就会引祸上身,他可不想哪天横死街头。
太医会来事,苏妙儿却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于是站在旁边对着长宁侯展示自己的孝顺。
光表现自己孝顺还不算,还在言语中提到长姐忙碌,都没时间过来看望父亲,望父亲不要生气。
忙?有什么事情比看望病重的父亲还重要,显然是故意抹黑苏洛。
太医人老成精,三句就听懂了苏妙儿要表达的意思,心里忍不住冷笑。
一个野种居然指责嫡女不孝,偏偏长宁侯还一副放纵的态度,就冲这糊涂做派,太子妃能孝顺都叫见鬼了。
孙姨娘刚刚在长宁侯手上吃过苦头,心里也恨苏洛大惊小怪,不就是塞个人吗?居然给她难看。
于是配合苏妙儿一搭一唱明里暗里抹黑苏洛。
她不开口还好,孙姨娘一开口,太医的头更低了,这话他是打死也不敢传出去,太子殿下有多护短他是知道滴。
那些个暗中抵毁太子妃的宫女太监没少被处罚,太医表示我不想出现在太子的黑名单上。
于是太医手脚麻利的给长宁侯看完病,末了补上一句:
“侯爷您身体无恙,这疗伤丹也可以少服些,很贵的,太子妃的银子也是银子。”
一句话说的长宁侯火冒三丈,他服的是太子妃买的疗伤丹吗?明明是那个那个!长宁侯委屈啊。
一句身体无恙揭穿了长宁侯装病,也打脸了表孝心的苏妙儿,你爹装病呢,你跳出来演什么呀,这是想骗谁呢,
难道是想骗太子妃过来?
苏妙儿讪讪的退到旁边,孙姨娘也默默的闭了嘴,只是孙姨娘并没有注意到站在旁边伺候的刘二的表情。
在孙姨娘跳出来表演时,刘二的心里升起一个计划。
这个孙姨娘那么爱演,肯定是银子多的撑的,那就让她吐出来的一些。
寻找大少爷需要银子,这理由可以多用几次,而且侯爷还会颠颠配合。
很快太医告辞,长宁侯摆摆手让苏锐他们都下去,一颗心拔凉拔凉的,他都病了克星 也不来,显然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这个时候想用自己的命威胁克星 说出灵石矿的下落,显然是无用滴,那就只能再想招。
长宁侯想思考怎么对破院下手呢,刘二凑上前对着长宁侯嘀咕了几句,长宁侯高兴的直挑眉。
这个好,这个好,就这么办了!于是长宁侯派人把孙姨娘找来。
不知被人算计的孙姨娘很快去而复返,长宁侯沉着脸说道:“你从库房取十万两银子交给刘二。”
啥?孙姨娘瞪大眼睛,十万两银子,这位可真敢开口,不知道侯府穷的吃土吗?现在都是靠她养着。
还十万两银,一千两都拿不出来。
想到自己赚的一千多两银子被长宁侯抢走,孙姨娘心在滴血,那可是她上任以为赚的最大的一笔银子。
还没捂热呢,就被长宁侯抢走了,抢走就算了,还挨了一顿毒打,真是没个说理的地方。
“没有吗?”长宁侯的脸色阴了下来,冷冷道:“以前赵千芯管家的时候本侯可没缺过银子,如果你不行,就把管家权交给妙儿。”
这话一出孙姨娘瞬间把苏妙儿给恨上了,就知道那个小妖精不是好东西,一回来就盯上了钱袋子,呸!
交给苏妙儿,那是不可能滴。
孙姨娘磨磨牙,十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字,她不敢私下答应,只说自己要回去盘点一下,看看能挤出多少银子来。
长宁侯摆摆手,让孙姨娘下去准备,等到孙姨娘消失,长宁侯的脸色更冷了。
这诺大的侯府跟他贴心的一个都没有,这个孙姨娘身上的问题更大,十万两都敢应下,陈国公还真是好大的手笔。
他想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