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5h4优美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七章 策反閲讀-b8re5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谢谢老三,求求你,开开城门,放我们进去,后面的追兵马上就要到了,你就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救救老哥吧。”这城外步军,与那城内守军,原本便同出一军,相互之间多有认识,此时,这城下军士之中有人打起了人情牌。
“成大哥,你别为难兄弟了。闭城不纳,是那龙将军下的命令,兄弟只是一个小卒子,实在不敢有违军令。”那城上的人,也是个个一脸苦相地,向城下的士兵解释道。
相互之间有着交情,他们自然也不愿意看到城下的兄弟被屠勠,只是军令难违,他们也是无法。
“城下众将士听了,龙将军有令,命尔等回身杀敌,敌军不退,城门不开。”终于,那城楼之上,出现了一位将军打扮的人物。
“王将军,我是马林,请你禀报龙将军,这敌军势大,又都是骑兵,我们这些人一路急奔,那里还有战力与其对阵,还请快开城门,放我们进去。”这时,那城下步军的统领将军马林排众而出,向着城上那位王姓将军一抱拳求恳道。
“开城,马林,你脑子没有毛病吧,此时开城,那敌军顺势而进,这城还能守得住么?你还是快快约束手下军士,列阵对敌,等那敌军退去,本将自然会开城放你们进来。”那王姓将军冷哼一声道。
“什么,让我们与其对敌,你不是把咱们当炮灰使么,狗东西,一看他就没安好心。”听了那城上王将军的话,城下的士兵不由鼓噪起来。
而正在此时,那后队又是一阵骚乱传递过来。后面莽荒军,已经开始进攻了。
“天盟诸将士听着,放下兵器,立即投降,放你等一条活路,有敢于反抗者,格杀勿论。”展开进攻的同时,那莽荒军中,兽吼一般的声音也传递开来。
一时血肉飞溅的惨烈,与哀哭惨号的悲戚,震撼着天盟步军的心灵,那投降不杀承诺,更是攻破了众人的心防。终于有人抛下兵器抱头跪伏于地。有了榜样的带动,一时间,那兵器落地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四周传递开来。
这支军队只所以能够如此快地投降,来自于一路溃逃时,那追兵给予的压力,在其心中生出的惊恐,最后再被那血内横飞的景象一激,心防刹时便破碎开来,再听得对方投降不杀的呼声,那里还能够坚持得住。
看到自己周围的士兵,乌泱泱地跪了下去,作为领军统帅的马林将军,便知大势已去,不由得慨然长叹一声,呛啷一声抽出腰间宝剑,往自己的脖子上只一抹,颈间一股热血飙射而出,那高大的身影便轰然倒了下来。
“可恶,可恶,临阵投敌,你们全都该杀。来人,给我射,射死他们。”城楼之上那位王将军怒了,看到那成片跪下的士兵,恶向胆边生,一道杀勠命令便发了出去。
“可是,将军,那城下的,可都是我们的袍泽呀。”昨日还是袍泽,此时便要向他们刀箭向象,这城上的士兵,自然一时间下不了手,其中便有人求情道。
“什么袍泽,既已投敌,便是我们的敌人,你不杀他们,难道让他们来杀你们?”那王将军见有人质疑自己的决定,不由和一巴掌便打了过去,将那军士打倒在地。
三國 之 棄 子
他又自一个弓箭手手中抢过一张长弓来,张弓搭箭,手一松,只听得嗡地一声轻鸣,羽飞如电,将那城下一个士兵活活钉在了地上。一箭既出,又是连珠箭发,不过一眨眼功夫,那城下便有十数位士兵被钉死在地上。
“啊,那狗东西王闯,他,他要杀我们。快走啊。”不知是谁发了一声喊叫。这靠近城墙的降军将士终于反应过来,一声喊,便向着远处发力逃去。
眨眼间,那些接近城下的降军将士,便逃离了城上箭矢所能够及达的范围。
“看到了没有,你们已经被城中的将军们抛弃了。”莽荒军中,石擎宏大的声音响起。
“他们这些占着高位的统治者,根本就没有将你们当人看待,只是将你们作为他们攫取权利的炮灰,你们的生死,根本就不放在他们心上,在他们心中,你们只不过是随时可以抛弃的草芥。
将士们,你们大多都是这季园城土生土长的人,你们的亲人,大多还都在城中,既然你们已经被其抛弃,那么想来,你们的亲人,下一步也将会成为他们屠戮的对象,因为他们为了守住这季园城,是绝对不会充许城中有危及安全的不安定因素存在。
那么,你们想不想救下你们亲人的性命,如果愿意,你们就只有一件事情可做,那就是拿起你们手中的武器,攻破这座城池,只有这样,才能够救得你们亲人的性命。将士们,你们还在等什么,团结起来,将眼前的这座城池攻破。
作为这支莽荒军的最高统帅,我石擎在这里向你们郑重承诺,城破之后,绝对善待你们,以及你们的亲人,甚至,这城中不和我们作对的所有人,我们也一律善于待。”
“石擎将军既然都如此说了,我们还要犹豫什么,难道要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那城中的狗官们杀戮贻尽么。”那石擎的话音刚落,降军人群中,便有人大声叫嚣道。
“这位兄弟说的不错,我们大好男儿,八尺之躯,难道真要看到自己的亲人死在自己眼前?兄弟们,咱们一起杀啊,破了这城,救下我们的妻子父母。”随之这人群之中,有着更多的人鼓噪起来。一时间这,降军将士受了这些人的蛊惑,一个个双眼冒出仇恨的光芒,纷纷拾起了地上的武器。
“好,为了不让大家有更大的伤亡,我们莽荒军会第一时间将这城上的大阵破去,给你们避开进攻的坦途。”这一次说话的是一位莽荒将领,只见他手一挥,带着数千骑便向那城墙冲去。
那些人,一个个手中捏着一枚特大号的破天弹。骑兵队伍奔驰到距那城墙下千米处时,便停了下来,随着那带队的将军一声音号令落下,纷纷将其手中的破天弹,向着那城上投去。
捡了一座仙岛 堕落舞
早在之前,那些个降军逃离城下时,那城上的王姓将军,便已经将那防护大阵开启。这时,那一枚枚的破天弹飞向城墙,第一时间,便与那城上大阵支撑起来的护罩撞在一起。
轰轰轰,连天震地的爆炸声音不断响起,那大阵护罩光芒,在这巨大的爆炸声中不断闪烁,不多时,便听得啵的一声响,那护罩再也支撑不住破裂开来。随着那护罩的破碎,这护城大阵,亦遭受到巨大的力量反噬,只见那城墙之上,一道道繁密的大阵纹印,在狂暴的力量反冲中,连续破碎断裂,整个城池如点燃烟花一般,处处可见光芒闪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城头之上的王将军,看着这辛辛苦苦,耗费无数资源建立起来的护城大阵,不到一刻时间,便被那可怕的破天弹摧毁瘫痪,那颗心刹时间跌落了谷底。
“护城大阵已破,兄弟们,冲啊,杀进城去,救下我们的亲人。”那降军之中,不只是谁喊了一声,随之整个大军发出了一声怒啸,人群象疯了一般,向着那城墙冲去。
之前的大爆炸,不但将那城上的大阵毁去,余波更是将那城墙也生生炸开了一段。正好给了这群降军一个突破口。
“疯了,疯了,你们难道不在乎你们家人的性命。来人,快来人,将那些个降军家属接上来,让他们看看,背叛帝国是什么样的一个下场。”那城上的王将军,见到降军竟然反攻自己,实在是出离了忿怒,一声吩咐下去,数千人便被押上了城墙。
这些人,自是那城下降军中一部分人的家人,早在之前,他对这降军闭城不纳时,便已经着人将这一部分人搜捕押解过来。其本意是以这些人作为要挟,迫使那降军与莽荒军背城一战。只是事情变化的实在太快,实在没有想到,那敌方,竟然在极短的时间里便将那降军蛊惑,让他的计谋未曾实施便胎灭亡腹中。
刀光闪动,一个个大好头颅,自那城墙上被抛飞下来。一时间,那鲜血将整整一段城堞都给染红了。
“娘,妹妹,你们,你们这些畜牲,我们要杀了你们。呀。”
“孩子,我的孩子,畜牲啊,你们真是残忍,连三岁的孩子也不放过,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降军有人哭叫,撕心裂肺,那自然是认出了城上被杀的人中,有着自己的亲人。
“你教我的那一番话还真是厉害,竟然能够将这一群降军的士气都给调动起来。看他们这样子,怕是气力饱满时,也没有如此威势。”就在那降军冲向季园城时,在其后方,那石擎端坐战兽之上,一边看着那降军冲锋,一边向身旁站在一头战兽头顶上的那灰衣人道。
其语气之中满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