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r02火熱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一十一章 混戰讀書-cavgw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以河为源头形成的浓雾,是魔术式与魔力所致。
未远川入海口附近,河流与海洋交汇的睡眠,已经化作一片沸腾的血色汪洋,无数使魔、魔怪,以及吸血种、魔术师、教会代行者等等,无论是正规的还是野生的,反正各种异端异类们的死亡与鲜血彻底染红了这片战场。
狂乱的魔力源源不断地涌出,化作混乱狂暴的漩涡,使得周围的空间也因此变得扭曲起来。
尖叫、狂笑、咆哮、惨嚎……
各种各样歇斯底里的声响,在未远川上空久久回荡,在这片混乱的战场上,可谓是每时每刻都有生命逝去。
“何等丑陋!”
纤纤素手里的教鞭一般的魔术礼装挥动,优雅而又无情,仿佛比起吸血鬼更加缺乏人性的大小姐漠然的发出可怕的魔术一击,直接将蜂拥而来的兽潮击溃!
仿佛一瞬间的寂静,在她身前汹涌而来的数不清的魔兽,在狂奔之中突然停下,紧接着那狰狞庞大的异形之躯上突兀的迸出一抹血线。
下一刻,黑血飞溅而起,兽群就像是积木倒塌一般,全部像是在秋收之中被割遍了的稻子一般,纷纷倒下。
尸山血海,不计其数的血肉横飞,各种各样的残肢断臂,还有这些魔兽异怪的尸块,纷纷坠落到血色的水面上,却没有溅起多少水花。因为就像是填海造陆一般,自入夜之后就开始厮杀的血战,到了现在,靠近河岸的水面早就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出现了一片血色的浅滩。
这无疑是极其震撼的一幕。
虽然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魔术或者其他手段召唤出来的使魔,或者憋得什么类似的东西,只要没有魔力维持,很快就会失去模拟的血肉特性,也维持不了实体状态,重新溃散成为灵子。
不过现在,在这片魔力密度极高,普通人吸上一口空气可能就会内脏破裂的战场空间之中,它们这些残渣却能够在被破坏消灭之后,仍然维持很久的实体状态,保持着活体组织一般的血肉特性。
“麻烦的能力……”
魔导元帅少女看着那仿佛杀之不绝的兽潮,微微眯起眼睛,目光越过汹涌狂奔而来的无数魔兽的身后,注视着那个神色淡漠的中年人。
尼禄·卡奥斯,混沌之群,死徒二十七祖之中的第十席。
就和在那边释放群鸦风暴的黑翼公一般,他所持有的固有结界的性质有些类似,其名为「兽王之巢」——他的身体并非只是属于个体的肉体,而是组成尼禄自己六百六十六个野兽的群体的巢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因为通常存在时间极久的死徒,其肉体的修补速度会赶不上劣化的速度。除了借由吸食人血来取得遗传情报,并巩固自身肉体之外,也可利用将野兽补捉进自己肉体的方式修补肉体。
而尼禄这个死徒之祖就是走上了这条道路,他并没有把其它的动物化作自己的肉体,而是把「动物」的遗传因子包入「混沌」,作为「肉体」来使用。于是六百六十六个野兽因子,融入了他体内,作为群体组成了他的存在。
他可以用身体内部的六百六十六只野兽因子造出各种强大的魔物,进行侦查、攻击,或是吞食人类。而且这也赋予了他极强的不死性,由于他已和野兽因子融合为一,所以放出的野兽也算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只要还有一头魔物存在,他就能再回收其它部分而复活。
反过来,只要尼禄没有被消灭,那么兽潮无论被消灭多少次,都会很快就在尼禄的体内以混沌的形态再度苏生,然后再度被释放出来。
与其说是的「个人」,不如说是「群体」更接近,是一个以体内翻滚的六百六十六匹野兽为武器,与一名吸血鬼相比更像个混沌空间,肆行无忌的异端者……这就是混沌之群,名为尼禄·卡奥斯的死徒之祖。
“全力围剿卡奥斯!先杀了那个吸血鬼!”
萝蕾莱一挥鞭子,宛若是指挥着交响乐团的年少君王一般,直接改变了目标,向身后的圣歌队发出新的命令!
而在她身后的圣歌队,也沉默着改变了行进与攻击方向,笔直的将矛头对准了尼禄的方向。尽管开战到了现在,这支精锐部队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早已经不足一开始的完整五十人之数,但是气势依然惊人,有如熊熊燃烧的烈焰。
毕竟本来就是全员精锐,能够在活下来的更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本身就是最强魔术师的罗蕾莱,率领着严格筛选出的五十人构成之精锐魔术师部队,自然可以像是在指挥乐团一般,在优雅的演奏之中,就轻轻松松的将敌人尽数驱逐歼灭。
只是一瞬间,形势就发生了逆转——
“不死身的混沌”尼禄·卡奥斯,瞬间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在他控制之下的六六六之兽潮开始节节败退。
即使六百六十六头魔兽的个体力量很强,每一个都是可以匹敌数名普通魔术师的强大魔物。然而立于罗蕾莱身后的圣歌队队员们,无一不是一流的魔术师,根本就和普通这个词语扯不上关系。
而且萝蕾莱本人更是在各方面的能力都到达了现代魔术师的至高点,不论在何种状况下都能得到优秀的成果的怪物,足以凭一己之躯与二十七祖等级的死徒正面相抗……
在这之前,尼禄还能够和她势均力敌,难分难解,可是现在圣歌队加入进来之后,自然就是立马呈现一面倒的颓势了。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边。
“巴瑟梅罗!!你敢!”
白翼公特梵姆·奥腾罗榭怒吼出声,他愤怒到了极点,然而刚刚想要有所行动,恐怖的鸦潮就已经裹挟着黑羽洪流冲击而来,让他脸色大变,硬生生止住了冲锋之势。
黑翼公的固有结界过于狠辣,是专门针对死徒的特攻……真是天杀的,身为死徒却拥有某种只对死徒具有强大效果的能力,这是什么一个道理?!
紧接着。
在名义上的死徒之王极其难看的脸色之中,那笼罩了四面八方天上地下,而且交织成为巨大黑色漩涡的鸦潮,突兀的向着两边分开,那壮观的景象犹如是传说之中,摩西分开红海的事迹似的。
黑发红瞳,宛若十四五岁,优雅而高贵的爱尔特璐琪踩着无形的阶梯,一步一步的在群鸦风暴拱卫与簇拥之下,来到了特梵姆·奥腾罗榭的面前。
在忠心耿耿的黑羽之兽使的护卫之下,黑色的姬君殿下神色平静的说道:“特梵姆,将魔力源头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
“……”
“姬君殿下,我劝你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白翼公的表情出离的愤怒起来,他和爱尔特璐琪一直都不怎么对付。
因为他是二十七祖的代表,拥有名义上的最大发言权。然而爱尔特璐琪却是死徒们实质上的领导者,矛盾就是这么简单……名义上的死徒之王,与实际上的死徒之王,怎么可能不反目成仇?
天书传承 笔落零点
但是以往都还没有这么撕破脸皮,直到现在,爱尔特璐琪这种高高在上的傲慢口吻,才是彻底激怒了特梵姆·奥腾罗榭。
什么叫做交出魔力源头,就可以饶自己一命?他堂堂白翼公,最古老的死徒之一,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轻视过?
“看来你是准备无视我的好意了……”爱尔特璐琪没有在意,只是无可无不可的说道,语气平淡自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杀机,只是在她的身后,那无穷无尽的群鸦组成的风暴漩涡源头隐现——
长达数公里的巨大乌鸦的身躯在云层之上若隐若现,投下了庞大的阴影。
那是黑翼公葛兰索格·布拉克莫亚的真身,他全身心地向朱月发誓效忠,走上了死徒化的道路。据说在侍奉朱月时,他与其说是死徒还不如说是使魔,常为朱月四处奔走。
即使在二十七祖叛离真祖们之后,他也依然侍奉着朱月,虽然在朱月被宝石翁毁掉肉体之后,便作为“二十七”之一的死徒之祖自立起来,但是那份忠心并没有减少。因此在这一次,他理所当然的加入黑姬的阵营,为了迎回朱月而献上力量。
最古之死徒察觉到了危险,脸色无比阴沉。
要是只有爱尔特璐琪向他发难,他或许还能够应付,但是再加上一个葛兰索格的话,就真的没有任何胜算了,两人的实力都完全不逊色于他,搞不好的话,他真的得喋血未远川。
“你是绝对保不住魔力源头的,何必为此丢掉性命呢……”
爱尔特璐琪淡定的说道,如果白翼公愿意直接放弃的话,那自然是最好的,不然的话,困兽犹斗,即使她和葛兰索格联手可以确保斩杀对方,也必然得付出相当程度的代价。
“你应该明白,这座城市的「律法」并非全无漏洞,也并非只有城市的执法者才有真正的杀生大权,死在固有结界的规则之下的话,那就是真的死了……”
“……”
“……”
白翼公阴沉的环顾四周一圈,发现浩大的战场上一直都在厮杀,战斗一刻都未曾停歇。
譬如说眼前的这位姬君殿下的两位忠心护卫,就正在战场的另一侧驰骋,不是在痛击埋葬机关的那群疯子,就是与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吸血种为敌,唯独没看见那头恐怖的灵长类杀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的确幸亏爱尔特璐琪没有把她的狗带出来。
但是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从刚才开始,那些因为实力不足而在战斗之中被杀害的人,无论是魔术师,还是吸血种,亦或者是教会的圣职者,往往都没有像是之前那样,有什么死而复生的机会。
如果说是罪行审判不通过的话,也不应该一个人都没有通过。
如果说是没有卖命钱,卡了bug的话,也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么一件事,不管是偷是骗还是去打工,都会确保自己钱包里至少带着十万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身上的余额低于这个数。
因为这是要命的生死线,决定被杀了之后有没有复活币的待遇。
所以或许就真的只有一种可能了,就像是所有人猜测的那样,幕后之人重新制定了这座城市的规则,将这片被魔力风暴隔绝的土地异界化了,就像是神灵掌管自己的神域,用自己的意志来作为领域之内的一切规则律法的显现。
因此不管多么有违常理,多么荒谬无稽,任何现象都可能在这片土地上发生。
别说是“扭曲民众认知”,“赋予普通人绝对的执法权”,“强化人类社会的法律的权重”……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了,就连死者能够复生都能够做到,毕竟是依靠近乎无穷的魔力扭曲了真正的客观现实。
所以——
只有异界规则才能够对抗异界规则,固有结界的性质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抗幕后之人的意志。
只要展开固有结界,隔绝这片土地上的异界规则,然后造成某个客观事实,之后很有可能并不会被修正,这是诸多神秘领域的大人物的看法……现在看来,这个猜测的确是正确的,死于固有结界的规则之下,就是真的死了。
打量着最古死徒阴晴不定的神色,黑色的姬君殿下神色平静的说道:“特梵姆,将魔力源头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说辞,但是白翼公非常清楚,自己要是还不做出选择的话,那么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脑中思绪电转,特梵姆明白自己今天的确是无法留下魔力源头了,要么就是将魔力源头交出去,要么就是被杀了之后,对方再将魔力源头从自己尸体上搜刮走……
他并不是一个威武不能屈的人,既然明知道事不可为,自然就得考虑弃车保帅了。
不过还没有等白翼公做出选择,就有人按耐不住了。
“杂种!你们把本王当做是什么了!竟然当着本王的面前,讨论要瓜分本王的宝物?!”
怒不可遏的斥骂自高空之中传来,让几人皱起眉头,爱尔特璐琪抬眸看去,就看到闪着光芒的宝具发出雷霆般的轰鸣,闪耀的光芒刺破了阴沉的夜幕,径直横扫一大片的天空!
无数的黑羽伴随着血雨洒落,交织成风暴漩涡的鸦潮刹那间就被扫荡了一大片,山崩般的威力将大片鸦潮炸得烟消云散。
而从被撕开的鸦潮一角看去,赫然有一艘光辉夺目的黄金之舟跃出,这强大的宝具正在高空之中行驶着,带着无与伦比的惊人威势而来。端坐在以黄金与祖母绿宝石形成的光辉之舟上的宝座之中的,正是金光闪闪的英雄王。
吉尔伽美什的双眼中燃烧着红莲般的怒火,狰狞的表情也充分的表达出了他强烈的厌恶感。
“你是什么人?”黑姬皱着眉头,遥远的距离并不能够阻止她的视力,她清楚的看到了这突然闯进战场的不速之客的真面目。
从者。
真是难得,明明是圣杯战争,但是从者一直都不见踪影,倒是据说看守所里就经常关着一个……爱尔特璐琪这么想着,并不知道在她眼前的就是看守所里经常关着的那个。
“区区杂种敢对本王问话?”吉尔伽美什怒笑,“连本王都不认识,却居然想强夺本王的宝物,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
“你的宝物?你和圣杯是什么关系?”黑姬淡漠的问道,用眼神阻止了愤怒的黑翼公的行动。
“这不是你能理解的!我的财产的总量甚至超越了我自己的认知范围,但只要那是宝物,那它就肯定属于我!”英雄王怒喝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然而回应他的是一声极其凄厉的尖啸!
撕啦——
大气仿佛被冻结了,有霸道耀眼的斩击轨迹一闪即逝,将刚刚被掀起的魔力的风暴劈开一条切实的缝隙,紧接着无比凌厉地对能量碰撞的间隙发起斩击,令人牙酸的空气撕裂声就是这么制造出来的。
无数的真空裂缝被撕扯而出,向着四周狂暴的蔓延,而首当其冲的那闪电一击却是如同惊蛇狂舞,无比精确的裹挟着毁灭的狂暴气息疾速前行,将大气都给切割得支离破碎!
轰然巨响!
黄金之舟就在半空之中爆炸开来,升腾起巨大的火球。
轻轻的甩了甩手中的鞭子,魔导元帅少女冷漠的说了一句:“废话真多。”
能够切开城池的真空魔术,正是巴瑟梅罗·罗蕾莱信手发动的一击。魔术属性为风,魔术特性万能,只求纯粹的强大而不追寻任何特殊能力,她就是这一类人中完美的典型。
抬腕轻轻一击便将古代英灵的宝具摧毁,即使是多少有偷袭的成分,也可见她为何会被誉为现代魔术师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