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戰記 飄天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説 全職法師 線上看- 第2577章 美杜莎女王

全職法師

第2577章 美杜莎女王

至少他对每个棋子的实力预估,并不是特别准确。
但莫凡觉得黑暗王也并非万能的……
黑暗王的规则其实也很简单,他会剔除掉那些严重影响这个棋局平衡的因素。
他知道黑暗王是不会允许自己让阿帕丝加入战斗的。
莫凡收起了契约。
黑暗王对哪一边的生死都不在意,他要的不过是这场游戏的胜利,在他看来给殷蝎美杜莎提供那么一点点生存小空间,它就会知道要怎么做了。
到头来都是要死啊!!
有什么区别吗!!
还以为黑暗王会给自己提供保护,哪知道来了这么一句。
“您……别说了。”殷蝎美杜莎感觉心脏被狠狠的刺了一刀。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之间既然有契约,那么你杀死了这个人类,意味着美杜莎女王也会受到灵魂重创,短时间内你还能够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在她恢复元气之前享受一下活着的空气。”黑暗王说道。
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啊!!
殷蝎美杜莎欲哭无泪。
“现在你满意了吗?” 魔道祖師 黑暗王问道。
可如果输了……还是会死,黑暗王的棋格里,是不会给败者活路的,棋子交战胜负的唯一评判就是某一方死亡。
如果美杜莎女王与眼前这小子有契约,那她杀了这小子,美杜莎女王一定会将它给活剥了。
殷蝎美杜莎现在就想一头撞死算了。
谁知道现在变成了这样一种情况。
刚才它还非常欣喜,又吃掉一个教主棋的话,她的力量将再获得50%的提升,这样哪怕是面对更高级别的棋子,也未必会死。
殷蝎美杜莎都崩溃了。
“你赢了,你要死,你输了,你也要死。”阿帕丝冷冷的对殷蝎美杜莎说道。
“三……三殿下。”殷蝎美杜莎直接跪了下来,之前的狰狞,狂野,嚣张一扫而空,整颗脑袋都要埋在了土里。
美杜莎女王自然是邪庙里的最高统治者,殷蝎美杜莎怎么都想不到那个被禁止的契约,竟然就是美杜莎女王。
邪庙里的所有生物都非常尊重血统,血统高,就代表着更强大的邪庙之力,邪庙同样属于黑暗位面的一部分,却屹立在人类的世界。
美杜莎女王!!
殷蝎美杜莎刚才还一副骄傲至极的样子,这一瞬间变成了一只卑微可怜的小蝎虫,全身发抖,就差转身逃跑一头撞在岩山上了。
她站在莫凡的面前,身材婀娜娇小,可当她抬起头去凝视着殷蝎美杜莎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妖王之息如冻结了这荒芜战场一般,可怕至极。
一双眸子,呈现迥异与人类的金粉色。
月色的契约门内,一位亭亭玉立的欧洲少女从里面走出,一身再普通不过的装束,却无法掩住她没蛊魅众生的花容月貌。
莫凡打开了契约之门。
“那就请你的那位小女仆出来吧。”黑暗王说道。
这个殷蝎美杜莎真是不知好歹啊。
莫凡也笑了起来。
黑暗王笑了起来。
对方有什么契约,难道还能够和它高贵的殷蝎美杜莎对抗??
这种情况下了,居然还需要黑暗王出手,禁止掉对方一个契约?
正如殷蝎美杜莎说得那样,这次对抗,本就是实力悬殊巨大,何况它还是进攻方。
因为之前那位欧洲长发男子的阵亡,作为教主棋,殷蝎美杜莎实力大幅度提升。
莫凡是处在一个极度劣势状态。
“黑暗王,难道您觉得我不是这个小子的对手吗,别忘了,我可是杀死过一个教主,获得了50%的力量提升……何况,他现在能力被压制了30%。”殷蝎美杜莎一样可以口吐人眼,她那张脸和人类无异,只是要大个四五倍。
这东西并不会对莫凡的行动造成任何的影响,可只要施展任何的魔法,都会被压制。
一条黑色的虚无之线,从最顶空落下,系在了莫凡的身上。
“可以开始了,作为被吃得一番,你的实力将被压制30%。”黑暗王说道。
“无所谓,确实如果使用这个契约,这个回合变得毫无意义。”莫凡很坦然的说道。
莫凡没有去躲开,在黑暗王面前连黑龙大帝和苏鹿都如棋子一样被摆弄,自己挣扎又有什么意义。
“我需要禁止掉你的某个契约,很遗憾。”黑暗王特意用那双慧眼凝视着莫凡,最后一挥手,将一道黑色的像虫子一样的东西打到莫凡的额头上。
殷蝎美杜莎爬行着,它的蝎子身非常柔韧,蛇形摆动式前进,可它的身躯又是蝎子,模样看上去怪异无比。
小説 “嘶嘶嘶~~~~~~~~~~~”
这是一个荒芜之地,哪怕是一些看上去像植物森林一样的地方,竟然也都是岩石、泥土、沙粒构成,仿佛大自然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些土元素。
沙尘弥漫,时不时就会盘成一条黄色的长龙,飞上长空,气势磅礴。
莫凡站在那个棋格上,大地开始变幻,那是一片黄褐色的尘土,上面铺满了无数尖锐的岩石,更可以看见许多像石碑一样的岩山矗立起来。
穆白没有回答。
“无论你怎么守护,最后还是难逃一死啊。”黑暗王笑着对穆白说道。
很显然这一次黑暗王铁定要杀死莫凡了。
殷蝎美杜莎吐出了长长的舌头,正摆动着身体往莫凡这里靠近。
“嘶嘶嘶~~~~~~~~~~”
可这也是唯一可以甩开苏鹿的走法,苏鹿更恨不得将莫凡给碎尸万段,在这样的棋格之下,只要被苏鹿给咬上,是绝对没有一点可能逃脱的,更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援助。
事实上这里并不是绝对安全的位置,甚至比较被动。
仙帝歸來 这个位置上是空的,只有上几个战斗留下的一地残骸,其中包括了那位欧洲长发男子,他是一名教主。
蓋世 “斜进左。”穆白立刻调动莫凡,并摆脱了苏鹿的锁定。
穆白也接受他的这种转变。
包括之前那位说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儿子从黑暗森林里走出来的中年男子,他也在死前咒骂。
这些人临死前的怨恨,穆白接受。
穆白不会后悔。 史上最強煉氣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