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734章 傷離別展示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贾宝玉现在的身份不比以前,所以纵然是寻贾宝玉有正事商议,贾政、王夫人都齐聚荣庆堂等候,而不敢再像以前那般让贾宝玉到他们各自的屋里去请安。
这是他们对贾宝玉地位的尊重,而贾宝玉也同样尊重他们,若是等闲有空的时候,也会去他们屋里问问安,维护亲情。
不出贾宝玉所料,贾政等确实是因为下午四皇子溺亡之事为他担忧。虽然他们也听说了这件事是忠顺王做的,但是毕竟之前很多人在议论,他们又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以致于黄昏回来之后,三个人就一直在等他的消息。
对于这三位至亲长辈的关心,贾宝玉领受,并温言表示无碍,却没有将他因为这件事的为难之处与他们细说。
他也落入了报喜不报忧的俗套,但是事实就是皇家之事对贾政等人来说太复杂,他们理不清,也不敢去理细节。
别说他们,就连宗辙等人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也不太敢掺和太深。毕竟是太上皇至他祖孙三代的事,一个没弄对,便有覆家之祸。
所以,贾宝玉不和他们说的太多其实也是为他们考虑,不让贾政等陷入没必要的担忧。
听了贾宝玉的话后,贾母几个都稍微放下心,随后又自然而然的谈起贾宝玉的婚事,问及四皇子之事是否会影响,年节里可会耽误,需不需要人手等。
说到这里贾宝玉想起之前随意起过的一个念头,不由说了出来:“对了,有一件事想和老爷和太太商议一下。”
“我的王府如今已经修葺好了,开春之后大婚也是在王府中举行。
可是那边府中的宫女、太监全部都是新换的,诸事纷乱,人员也尚且不安定。所以我就想让三妹妹过去,帮我料理一下中馈。”
贾宝玉的王府就是原先二皇子的齐王府,也是才修建好几年的顶好的府邸。可是太后却有些不喜,但是在贾宝玉力主将就的坚持下,太后才勉强答应,却要求对整座王府进行翻新,以去晦气……
如今花了好几万的银子重新归置过,确实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不过毕竟是新的地方,所有的人虽然都是皇后给他挑选出来的,但是那些人毕竟出自皇宫。出了四皇子这件事,贾宝玉更加认识到身边的重要性,因此不能大意,所以他想要选择一个自己安心的人去帮他管管家。
实际上这个人选用有多年管家经验的王熙凤岂不正好?但是王熙凤毕竟是和离过的女子,那王府又是作为他的“婚房”来布置的,让王熙凤去统筹,多少有些不合适。
就算他不介意,旁人也会闲话,徒增事端不说,他也要考虑叶蓁蓁等人的感受。
最终考虑,探春正正合适。
首先探春本身才智敏捷,精于计算,加上又是他未出阁的妹妹,帮哥哥理家名正言顺。
贾母三人听到贾宝玉的提议都有些意外。
王夫人想了想道:“你诸事忙碌,也确实需要个得力的人帮你照管照管那边。
探丫头虽然是不错的,但是毕竟年纪小,又是姑娘家,恐她镇不住……”
王夫人也管家,知道管家不易,害怕探春挑不住梁。
贾宝玉却坚持:“不妨事的,又非让三妹妹一个人独当一面,我也时常过去看着的。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就烦请太太受累,替我过去照管几日……”
贾宝玉的话,令王夫人开心的笑了起来。
笔下生花的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734章 傷離別展示
倒不是因为她多么想去帮贾宝玉管理王府,而是贾宝玉能这般提,说明心里真心将她当做母亲看待。母亲替儿子操持婚事、家事,天地正理。
既然贾宝玉看重探春的才能,贾母等人也不阻挠,横竖多派两个得力的人在她身边辅佐便好了。
因此探春去给贾宝玉理家的事定下来。
“这么说,你成亲之后就一直住在皇城,不回来了?”
贾母突然想起这个事,还是有些伤感。
贾宝玉笑道:“是该搬回皇城去了,太后她老人家因为这个都说了好几回了,要是成亲之后还不住王府,他老人家该多心了。
不过老太太也不用担心,您要是舍不得林妹妹,等她回门的时候,我带她回来多住几日不是?”
贾宝玉的话令贾母瞅了他一眼。
贾宝玉分明知道她是舍不得他,却故意说成黛玉。
知道这是贾宝玉故意使的把戏,且贾宝玉搬回王府已成定局,她便不说话了。
贾政看出贾母的心思,便道:“咱们家离皇城隔得也不远,以后也尽瞧得见的,老太太倒不用太舍不得。他现在贵为亲王,一直不搬回王府也确实不像回事……”
贾政倒是想的挺开。
他近来可是春风得意得很。
继承了先祖的国公爵位,又高升了工部侍郎,仕途可谓是到了顶点。这般说吧,若说以前的他在朝廷只能算是微有地位,后人只能从史书的犄角旮旯才能好不容易把他给翻出来。
那么现在,他便可以明明白白的在史册上留下自己的名号,后世人打开大玄这一朝的史书,可以轻易翻到他贾政的名字!
所谓载入史册,莫不如是。
要是之后工部在自己的统领下,还能再干出点为天下百姓谋福祉的事,让自己名垂青史,那人生简直就算是圆满了……
继贾政之后,贾宝玉也说了几句诸如以后会经常回别院暂住,也可以相聚的话,哄回了贾母等人的情绪,贾母才想起该让贾宝玉早些休息。
于是令李纨等人送贾宝玉回园子。
……
第二日一早,探春便被王夫人叫了去。
开始她还有有些担忧,以为是赵姨娘和贾环又有了什么事,然后才知道,居然是让她搬到贾宝玉的王府去,帮他署理婚期这一个月之内的事务。
探春素有自强之心,兼之听到这个事是贾宝玉的意思,她几乎没什么犹豫,便应承下来。
她想着,能够凭借自己微薄的能力,帮到二哥哥一点忙,那就已经是最令人开心的事了。
至于管家的事她没有经验,但是自忖不会一点不懂。
以前王熙凤管家的时候,她也时常留心,多少懂一些其中的道理。
再说,王夫人等人也因为怕她少不更事,所以细心的教导她过去之后需要注意的事项,该怎么做,实在遇到麻烦的事情,不要自作主张,多询问贾宝玉的意思。
探春都一一记下。
“哟,咱们的大管家来了!”
在府里盘桓大半日,回园子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去看看黛玉,谁知道一伙人都聚在这里。
湘云也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消息,一见面便打趣她。
还不等探春回应,惜春已经过来摇着她的手,仰起脖子问道:“三姐姐,你真的要去二哥哥的王府帮他管家?”
探春笑回:“只是二哥哥事多忙乱,叫我过去帮他看管一下府里的事情,等到正月里的时候,才好把林姐姐和宝姐姐风风光光的娶进门去。”
探春的焦点转移大法,很有效。但是惜春却不是很在意,她继续道:“太好了,都说二哥哥的王府比咱们家还好,三姐姐,到时候你能带我过去瞧瞧吗?”
探春只是笑,她并不敢应承。
李纨就取笑道:“你着急什么,等到你林姐姐出嫁那日,你就去送亲,还怕看不到不成?”
黛玉深吸一口气,她就知道,婚期已定,日子将至,这些人,三句话总离不了这件事。
要是为这个害羞,她早就羞死了。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宝钗的聪明,一个人躲到家里去,让这些可恶的人想趣都趣不了。
因看了纷纷带笑的众人一眼,转身倚到边上看书去了。
说完探春的事,李纨才看着李纹和李绮与探春道:“她们回去的日子定了,就在后儿,我们今日在这里,就是为了商议怎么给她们送行。”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众姐妹经历一个多月的相处,早已结成友谊,此时提及要走,而且还是千里相隔,从此再难相聚,都十分唏嘘不舍。
湘云叹道:“甄姐姐前儿刚回去,她们两个又要走了,从此之后,咱们诗社一下子少了三个人。”
李纨道:“岂止是少了她们三个,再过一个月,宝玉成了亲,又要卷走你们林姐姐和宝姐姐,到了那时,咱们诗社才真的散了,我这个社长,也是就当到头了。”
李纨这话一说,众人无不沉默下来。
自古多情伤离别,人生总是聚少离多,想想也令人叹惋心酸。
就连边上的黛玉,见她们如此,心里也难过起来。
她终将告别闺阁,走向新的人生。
此时看着这些朝夕相处的姐姐妹妹们不忍离别,她这个最多情的人,感慨伤怀比她们更加强烈。
要是大家一辈子都不分开,那该多好。
可惜刚刚这么一想,她便自己摇摇头,知道这是不可能之事。
她们都渐渐长大,总要寻找各自的归宿。
李纨可不想让这些娇弱的小姑子们一直如此,所以打破气氛的笑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就算林丫头和宝丫头两个成了王妃,以后你们想见她们,离得又不远,难道还怕去王府做客的时候她们不待见你们?
就算纹儿和绮儿两个,也不是说回去之后就再也不上京了。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日子呢。”
甄茯前日被她娘过来接走了,大概甄家也是筹备着要回南京去了。
而李婶娘在贾府待了一个多月,总算是待不住了。她要赶在年节之前回去。
好在如今贾母等人的心思都放在贾宝玉的婚事和过年祭祖上,加上也不好不让人回家过年,所以就应允了李婶娘的请辞。
李婶娘已经约了船只,后日启程南下。
至于李纨想要将李绮许配给贾宝玉之事,李纨已私下与李婶娘商议过。
李婶娘对此自然没有反对的意思。
这也是她能一直待到这个时节的原因,若非马上要过年,她或许也不会坚持要走。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一来李绮的年纪尚小,不用着急安排这件事,二来谁都知道贾宝玉一次就要娶正、侧三个王妃,这个时候显然不是撮合成事的好时机。
所以,只要贾宝玉真的看得中李绮的品貌,将来自可成事,不用仓促。
李纨和李婶娘已经议定,明年再聚京城。
虽然有李纨设法开导,但是众人的情绪始终不见太大的回转。
其实,抛开要走的李纹李绮,再除去本来就是客的邢岫烟、宝琴,以及心里藏事的湘云和探春,真正伤情的,大概只有迎春和惜春二姐妹了。
……
皇宫,淑妃所在的宫殿,贾宝玉来祭奠四皇子。
有些冷清。
除了一些宫人奴才,不见有其他各宫的人前来吊唁。
淑妃知道了贾宝玉并非害死四皇子的凶手,对他再无敌视之意。
但是,也没有了之前的殷切讨好。
她整个人看去,似乎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憔悴。
这也是个多情的人。
她应该知道,如今这个结果,从四皇子的身世被揭露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难不成,她觉得凭她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送四皇子登临九五之位?
由着左右的宫人给他系上一条孝带,贾宝玉在四皇子的灵前恭敬的上了三炷香。
看着一身孝装跪在一旁,哭的稀里哗啦的三公主,贾宝玉想了想,走到淑妃的身边,道:“娘娘还请节哀,便是为了三公主考虑,娘娘也该振作才是。”
淑妃猛然抬头,声音低沉的问道:“你们连她也不肯放过?”
不论三公主还是四皇子,都不是淑妃所出。
只是,这两个孩子,在这些年被她灌注了所有的心血,纵使无情之人,也生出了慈幼之心。
贾宝玉摇摇头,真诚的看着她,然后徐徐道:“世事难料,但是只要淑妃娘娘肯用心,愿意用心,再呵护保护她一些时间,待他日,我定还你们一个祥和康安的世道。”
女子和男儿终究不同。
三公主于他,没有半分威胁。
所以,等他有朝一日登基称帝,能够真正的一言可决天下事,他愿意给这对可怜的母女一处容身之所。
淑妃怔怔的看着贾宝玉,从贾宝玉的眼神中,她似乎懂了贾宝玉的意思。
想了想,她屈膝盈盈一礼。
贾宝玉下意识的伸手扶住,然后觉得有些不妥,便再道一声“节哀”,然后便出了灵堂,解了孝带,往长乐宫而去。
那个女人虽然不成器,他还是不能见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