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愛下-530.垂釣閲讀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斑当即便带领着叶晨进了清心居。清心居内是一个独立空间,隔绝外界,刚踏进一步,便能够清晰感觉到空间结界的波动。
斑已经在蒲团之后,慈祥面对看着叶晨。
“老祖宗。”叶晨也走了过去,等待老祖宗发话。
“你盘腿坐在这蒲团之上。这蒲团乃是清灵兽皮毛扎成的,能够帮助你快速宁静下来,我也好传授你功法。”
“是。”叶晨脸上一喜,恭敬地盘腿坐下,闭上眼睛,顿时,一股轻灵的气息让叶晨身心安定下来:“不愧是清灵兽的皮毛扎制而成的蒲团,功效甚是明显。”
清灵兽,乃是一种不常见的妖兽,因而,其市场上的售价昂贵,一般也只有在黑市上才能够用比较低的价格购买到。对于普通的弟子来说,清灵兽皮毛乃是寻常修炼可遇而不可求之辅助佳品。
便在这时斑将手再次落在叶晨脑门上。这一次有不一样的一股灵力气息灌输下来,这一股气息仿佛涓涓细流一般,形成一套卓绝不凡的纹路,汇进叶晨的脑海之中,经过脑海打通奇经八脉,最后深入汇聚于丹田灵湖。
“此功法乃是我云游天下之时,于玄武遗迹之中一无字石碑上偶然获得的,虽然只有上卷,但是也是妙用无穷。”
“此功法要求必须有深厚灵湖者才能够修炼,刚好适合你高密度的灵湖。说来,也是上天的安排了。”
斑的话飘进叶晨的双耳之中。
“玄武遗迹,无字石碑?”
叶晨曾经也听人说过,玄武遗迹乃是玄国一处神秘的古战场遗迹,那里曾经战死过多上上古人类和妖族强者,因而宝贝掉落得遍地都是。但因为是古战场,一些可怕未知的陷阱也是分布遍地,误入其中便是岌岌可危。但因宝物之繁多,宝光冲天,也引来无数不怕死的灵修结队探索。是一个令五大陆的灵修都向往的遗迹宝地。
而这功法,竟是出自于玄武遗迹一无字石碑?!
“这功法好是神奇,仅仅只是领略了皮毛,便已经超出我的认知。”要知道,叶晨的认知可是来自于蓝星,在那个科技高度发达、用数理化和哲学解释这个世界的地方出来的人,也觉得此功法之奥妙超出认知,这说明老祖宗传给他的这套功法绝非叶家基础功法可以相提并论!
“这是!我有些明白了,这个功法的妙用之一,便是让我能够领悟十八番武义,精通十八种兵器的使用方法!”
“不,还不止这些,就连在灵湖的修炼之上,也大有裨益!”
叶晨睁开双眼,眼神之中,迸发出一种超前的智慧灵光。
万象功法!
同时叶晨也明白了此功法的名字。
斑看见,也是一讶,原本叶晨看着便机灵,如今仿佛智者一般,眼神犀利。不过也是仅仅在一瞬之间,叶晨眼中的灵光便隐去。
“你的灵湖,怎么又变回井口大小了?!”刚传授功法,斑就探查了一下,发现叶晨的灵湖又TMD缩水了!
“回禀老祖宗,这功法之中拥有一种隐藏实力的手段,我只是领悟出来,并且稍微使用一下罢了。”叶晨的眼神之中,有一种他这个年龄不应该出现的睿智。
斑仿佛觉得在他面前的叶晨骨子里居住着一位得道高僧。收回放在叶晨头顶的手,斑负手而立,冷静道:“看来,这个功法非常适合你,不过我也已经将功法传授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领悟,切勿懈怠!”
斑心想,这个叶晨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聪明的亚子,如此怎么可以?他身为叶家老祖宗,以后必定要多显摆一下才行。
“既然已经传了你功法,那么以后你有机会便来这边修炼吧,这个清心居,也是我平常修炼的地方,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问我。”
“我带你去看一下你居住的地方。”斑带着叶晨走出清心居,前往了清心居之后的建筑群。
清心居是修炼的地方,而其后方,错落有致地布排着居所,一望无际。
斑虽然不喜叶晨在他面前露出智者的眼神,但是怎么说叶晨也算是史无前例的天才,他自然应当好好培育,将来或许真的能够光大叶家,为叶家争夺那一直都无法得手的第一家族称号。
“老祖宗,这么大的空间,仅仅我们两个人居住,未免也太浪费了吧?”叶晨看了一眼这些建筑群,心有所思说道。
“你懂什么?我老祖宗向来喜欢清净,不喜有人打扰,所以才独自一人隐居。如果不是因为你厨艺精湛到令人发指程度,我也不会破例把你带进来祸害了这一宝地。”这个叶晨居然还敢和他提意见,斑有些不高兴,有些小孩子脾气。
“喏,这里就是以后你居住的地方了,最靠近清心居,以后也方便前往清心居修炼。”
叶晨看去,果然是好地方。四面环水,水中似有水族灵兽,或可垂钓。百草遮掩,芳菲丛生,萤火蝴蝶伴舞,是个世外桃源。
“对了,老祖宗,方才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巨响,貌似是来自于这些建筑方向,老祖宗可知是何物作响?”叶晨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即询问道。
“响声?什么响声?”斑一开始也不明白叶晨所说响声为何物。不过,他慢慢的想到了什么。越想,脸色越是难看,大吼一声:“完了,又是炼丹炉炼制的丹药炸了!可恶啊,我怎么光顾着吃宴席,忘了还在炼丹这事!”
貌似,这已经不是斑第一次健忘了。叶晨从斑自责的话中听出了关键之处,并且心中一直拉勾牵线之事也已经有所定夺。
在一间比较封闭的炼丹室之中,一座巨大的青铜炼丹炉与炼丹室融为一体,但是上方的盖子已经被巨大的爆炸给掀飞,从炉子里升腾出烧焦的黑烟。整个炼丹室,因为常年丹药爆炸,将周围墙壁熏成了焦黑颜色。如果不是有不错的联想力,叶晨甚至只会觉得这黑颜色,才是炼丹师原本的颜色。
“我好不容易炼制的一手丹药,TMD又给炸了!”斑虽然一大把年纪,但是发飙的时候,却像个孩子:“这已经是第一百二十次炼丹失败,这每一次炼丹都必须有专人负责控制火候,原本只要每隔一个时辰回来照顾一下就行,可是,每一次我特码都给忘了,啊,我这猪脑袋!”
看着这个处于发飙状态的老祖宗,叶晨不禁掩嘴发笑。他心中已经定夺好了,并且在看到炼丹炉之后,便有了确定的想法。
这炼丹炉是那种巨型型号的。根据万象功法当中丹道相关记载,炼丹根据炼丹炉的型号大小,可以分三种层次。从炼丹炉型号从大到小可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种等级。等级越高,使用的炼丹炉型号越小,那是因为越大的炼丹炉炼丹难度越小,但是相应的因为火力分散,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品阶也不高。
“这种比较粗糙的炼丹方式,其实只需要多派遣几个弟子轮流看守,要想成功炼制出丹药,并非难事。”叶晨突然在斑背后提醒一句:“其实只需要有人适时控制一下火候,就能够完美炼制成功。”
火候的控制是一门学问,需要有一定的经验,不过这种大型炼丹炉,不需要太大的要求。便是因为时辰到了还没有人来控制火候,才导致丹药成分在一定温度之下被催发,产生爆炸的化学反应。要知道,炼丹的材料之中,硫磺可是一种最常见的辅助药物。
“这么说来,你的意思是?”斑回过神来问道。
“很简单,只需要将负责看守清心阁的七位弟子,每天轮流安排一名进来看守炼丹炉,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叶晨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开始叶晨就在想让叶颖师姐能够住进清心阁的办法。当他第一次见到叶颖师姐的那一刻,便被其美貌所捕获,有了一见钟情的感觉。
如果能够和叶颖师姐结成道侣,这辈子也就值了。但叶颖师姐身边追求者太多,恐怕他没有机会。这个清心阁不是人人都能进入,也就是说,当轮到叶颖师姐进入炼丹炉看守的时候,就给他创造了一个相处的机会。
“这种简单的道理我当然也有想过,可是我对那七个弟子不放心。这里那么多禁制,又那么多宝贝,我怎么放心他们进来?万一七个人轮流进来,每个人都偷走一个宝贝,我岂不是亏大了?”
灵修者越到后面精进越难,很多都是依靠宝物大幅度增强实力的,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为了宝物师徒反目的情况都时有发生,怎能不防。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叶晨是修炼废物,要宝物无用。如果不是看好叶晨的厨艺,对叶晨做出的饭菜没有抵抗力。这辈子叶晨也休想踏进清心阁半步。
叶晨脸上,当即浮现出狡黠的目光,说道:“这样还不简单,老祖宗只需让一人进来便行,也不用轮流了。”
轮流的话,是为了防止老祖宗怀疑他的动机,叶晨巴不得能进来的只有叶颖师姐一人。不过现在既然老祖宗有所担心,叶晨也不得不冒着暴露自己内心想法的风险了。
“老祖宗,我觉得叶颖师姐比较乖巧,靠谱一些,能够担此大任。”叶晨在一边旁敲侧击道。
斑却似乎听明白叶晨的意思,突然眯着一双老狐狸的眼睛,看向叶晨问道:“小家伙,你想泡你的叶颖师姐?”
叶晨心中一惊,当即有些慌乱,有些话不太冷静地脱口而出道:“不敢,只是叶颖师姐才貌双全,追求者甚多,我……”
叶晨刚说到这里,话便止住,心中颇为疑惑。为什么我会把心中所想给说出来?
惊愕地看向老祖宗,叶晨猜测到刚才老祖宗眯眼并非普通眯眼,乃是用了一些古怪的术法。
想到此,心中惊骇。
看来以后在老祖宗面前,最好不要胡思乱想,否则轻易就能被知道心中想法。
见叶晨脸颊通红一片,斑觉得叶晨也还只是一个小娃子,依旧有挺重的凡心。想到叶颖或许能够激励叶晨上进,便背对着叶晨说道:“其实让叶颖那个小丫头长久住进清心阁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你必须保证她不偷盗我的宝物。”想了想又说道,“还有,以后你除了认真修炼之外,厨艺上也得不断长进吧?”
老祖宗的话显然是从了他的心意,叶晨闻言心中一喜。
不过难免也对这个老祖宗在背后嘀咕一句:“真是个小气鬼!”
“什么?你刚才说了什么?”斑已经一大把的年纪,但是听觉的灵敏度反而是越来越好,当即便听到了叶晨的嘀咕声。
“我是说,老祖宗真的是深明大义啊。我这就去给老祖宗准备晚饭!”
一眨眼,叶晨已经开溜,生怕老祖宗突然收回承诺。
偌大清心阁,就仅居住两人,叶晨发誓自己一定会被闷死,以后有了叶颖师姐陪伴,叶晨顿时觉得充满了一切可能。
斑便住在清心居,在清心居房间之中,此时斑在餐桌前端坐着。叶晨前去做饭已经过了半个钟头,让斑有些不堪等待。
“那小子,做饭有些花费时间啊,要是这一次没有晚会上做的那么好吃,以后我就让他住在炼丹室,帮我看守丹炉。”
斑冷哼一声,想起叶晨方才居然想要利用他,斑心中便有些不快。只是叶晨如今好歹也是他的关门弟子了,并且灵湖的天赋没的说,罚他去守炼丹炉或许太过分了些。
正想着,叶晨便端着一大盘饭菜走了进来。房门刚被推开的瞬间一股鲜香气息扑鼻而来,瞬间斑的口水便没忍住喷溅出来。
“这叶晨做的是饭菜,还是迷魂药啊,里面究竟加了什么,为何让我感觉欲罢不能?不行,这小子一定是加了些能让人上瘾的东西,我必须问清楚!”
叶晨将餐盘上的饭菜码在餐桌上之时,便听到了斑的自言自语,当即轻笑一声说:“老祖宗冤枉我了,我可没在饭菜里添加***之类的东西。”
在蓝星,***是一种食品添加剂,能够让人大量分泌唾液,产生食欲。但因为***像毒品一样很容易让人上瘾,因而逐渐被列入餐饮界的黑名单,成为一种违禁的食品添加剂。在蓝星的一些不合规餐厅中,依旧有人铤而走险使用***。
叶晨是高级厨师也是道德高尚的人,是不可能使用这种下三滥手段的。他做出来的饭菜之所以能够让人流连忘返,主要还是在于对柴米油盐和火候的控制上面,做到鲜美而不失去食材的原味。
玄幻大陆是以武为尊的世界,因而厨艺方面没有太显著的发展。在这里所谓的厨子也不过是杂役,烧过几次菜就能够当厨子,也是因为如此随意的标准,这个世界的厨子居然连食材分开烹饪都不懂。
有些食材是不可以一起烹饪的,那样只会将食材原有的美味相互掩盖掉。而对于这些门路,叶晨早就烂熟于心。
“***,什么东西?”斑是第一次听说过这类添加剂,因而好奇问道。
“没什么,一种食品添加剂而已,能够激发胃口。不过经常食用添加了***的食物,容易上瘾,感官也容易退化,算是一种厨房的违禁品吧。”叶晨解释道。
“这么说来,这些饭菜里面都是添加了***?”斑的表情逐渐变得严厉。
叶晨黑着脸说道:“都说了没添加那种东西了!”
这简直是对一个高级厨师灵魂的污蔑!
“好吧,我相信你不会加害于我,怎么说我也是叶家老祖宗,叶家的守护神。害我对你没有什么好处。”斑的自信心还是不错的,只是有些过度自信了。
“我们叶家的厨子,不说是整个玄国,那也是洛阳城最棒的厨子了,同样是烧菜,为什么你亲手烧出来的味道就是不那么一样?”
斑这般问,有些不想受制于人的想法。如果能问出烧菜诀窍,他大可将这个诀窍传给叶家的厨子,让叶家子弟也能够每天品尝到这样的美味。
“这个……”叶晨突然做出一个搓手的动作。
斑没有明白叶晨想要表达的意思,问道:“你搓手是个什么意思?”
“看来,玄国大陆并不懂得搓手手势的意思啊。”叶晨心中暗自说道。
他停下了搓手的动作:“再怎么说,厨艺这种东西也是我通过长久实践积累起来的经验,也类似于是一种功法秘籍了,总不可能说分享就分享出去的。”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用好处和你交换?”斑有些看明白叶晨的意思,问道。
“老祖宗这样说就有些见外了,怎么说您也是我的师傅,我哪怕将全部的厨艺贡献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着叶晨狡黠笑着说出上面那一番话,斑有一种很强烈的自己会被宰割的感觉。
“但是呢,厨艺这种东西哪怕是有门路,也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这需要精细的计算。如果没有人在一旁精心教导的话,也是不成的。这样的话,我就需要花费很多原本是用来修炼的时间了……”
“好好好,这个给你,就当作是你劳动的报酬如何?”斑从怀中取出几粒丹药:“这是我前阵子唯一炼制成功的丹药,虽说成色很差,但勉强也能够帮助你目前的修炼吧。”
叶晨看了看,是火晶丹。火晶丹乃是用火晶柿子作为药引炼制的低等丹药,这成色却是是极其拙劣,叶晨习得万象功法之后眼界提高,当然看不上。
“老祖宗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我对这些丹药没有太大的兴趣。”
见叶晨一脸嫌弃的样子,斑也没有迟疑,当即将火晶丹收回去,这些丹药叶晨不要,他老祖宗自己留着还能用来培养几个高手:“那,这可是你不要收的,可不怪我?”
叶晨点头,嘴角咧起一个弧度:“确实是我不想收的,当然,也是因为我觉得修炼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哪里还有时间教别人厨艺?”
哪怕是斑拿出一件有些实用却不名贵的宝物,叶晨也会勉为其难将自己的厨艺传授出去,不过老祖宗的诚意看来并不高啊。
听叶晨这么一说,斑听出来,叶晨是不想收东西,也不想将自己的厨艺传授给叶家厨子了。斑面色有些不快,微怒道:“叶晨,反正我不愁吃不到你做的饭菜,之所以要求你将厨艺传给叶家也是为叶家上下的胃口着想。”
撇了一眼斑责无旁贷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叶晨心尖一笑,这般便想打发住他也太小看他了:“那些测试出灵湖正常的弟子,都有颁发家族赠送的初始兵器,我已经灵湖达到正常水准,手头一样趁手兵器也没有,老祖宗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件趁手的兵器?”
拥有了万象功法对十八番武义的天赋提升,叶晨初始施展任何武器都是大成境界,要想将武器的威能发挥出来,还需要对应的武器功法技能。连一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功法技能。
斑沉吟片刻考虑叶晨的话,叶晨说话的方式变得狡猾很多,但是所言也并非过分,初始兵器原本就是在灵力测试之后就应颁发给家族子弟的。叶家子弟在八岁之前接受体能培养,八岁之后学习叶家基础功法,到了十四岁便可接受灵力测试,达到叶家标准者可晋升成为叶家武者。
对于那些不达标的,通常被分配其他的发展方向,比如外出经商。叶晨运气不错,只有井口大小的灵湖却因精湛厨艺而被留在叶家。而如今灵湖已恢复正常大小,密度更是其他弟子的好几倍,理应传承一件像样的兵器。
考虑到兵器不能太差,又不能太好以免引起过多注意。
斑思前想后,也只有一件古怪兵器符合条件。那是在玄武遗迹获得的古怪兵器,是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看起来普普通通,却给他一股子诡异的感觉。就连斑也看不出那兵器的用处,但用来送给叶晨作为初始兵器再好不过。
“这东西给你,别看东西太差,这也是为了隐藏你的实力。就怕给的太好,很快你的实力就暴露了。”斑从怀中变出了一根锈迹斑斑的古怪铁棍,抛给叶晨。
这铁棍看起来就像一块废铁,用来当作厨房的烧火棍再适合不过,看着还挺符合叶晨厨师的身份。
降魔棍!
叶晨一眼便看出这锈铁棍的不平凡之处,乃是传说之中的降魔棍,没想到斑居然那么不识宝,将降魔棍当成搅屎棍送给了他?莫非这就是天意!
叶晨当即不客气地伸手接过,并且举起铁棍好好辨认了一番,果然是降魔棍。有了这降魔棍,以后外出遇见什么灵兽妖兽,几乎可以手到擒来,甚至遇到了实力弱小的妖族也能够用降魔棍轻易击退。
叶晨当即仰天长啸。
根据万象功法里面天兵开物记载,降魔棍乃是上古妖族首领蚩尤率领群魔之物,其来历尚且不可查,就连蚩尤也不知其出处,却能仗之统一妖族。可惜的是,降魔棍对于人族来说,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废铁棍子罢了。
斑眼皮子颤抖了两三下,不明白叶晨为什么突然画风改变,笑成这个样子,莫非是因为给的兵器品质太差,导致他难以接受而发疯?这也不至于吧?
“多谢老祖宗!老祖宗放心,以后我必定多多给您加菜,叶家的厨子也会悉心指导,保证让您满意!”叶晨笑到快要断气了才停止自己的疯狂行为,压制住兴奋说道。要不然,叶晨指不定还会在斑脸上亲吻几下。
“你这孩子真是好生古怪,也罢,开心也是一件好事,好好努力可别让我失望了。”
看着像傻子一样的叶晨,斑摇摇头转身离去。斑并不知道谁是真傻子谁又是假傻子,他简直亏大了自己却浑然不知,打从将万象功法交给叶晨的那一刻,便是他亏损之旅的开端。
叶晨一路高歌,沿着竹林小径向着结界出口方向行去。他停住脚步,目光捕捉到迎面而来的靓丽身影,顿时歌声也戛然而止。
在小径的另外一边,迎面走来的美少女便是一身出尘不染、俏丽多娇的叶颖师姐,此刻的叶颖依旧如之前所见,身穿一身七彩鎏金内甲,外套透明蕾丝白裙,裙摆晃动之间茉莉花香肆意。
她也瞧见叶晨,脸上莞尔一笑,在叶晨心田开出了一朵小花。方才斑走出结界,说是外出透气,并且还让她以后在清心阁内部炼丹室看守炼丹炉。能够进入清心阁,是所有叶家子弟的梦想之一,就连家主也没有这等福缘。哪怕只是看守炼丹炉,也不准能有什么机遇,因而叶颖心情颇好。
她那双眼眸倾城一笑已经让叶晨深深着迷,叶晨便展现出一副自信大方的样子迎面走去,冲着叶颖师姐招招手,“叶颖师姐,下午好啊!”
“嗯。”叶颖依旧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简单点点头,匆匆过客一般从叶晨身旁经过。
叶颖的表现出乎叶晨的意料,让他有了些挫败感。自己也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不至于对异性没有一丝吸引力,莫非因为自己只有井口大小的灵湖,而受到了歧视?
在这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实力哪怕家财万贯也无济于事。丑陋如妖魔,拥有强大的实力,也能坐拥美人三千,这是强者的世道。
叶家厨房。
从厨房里透射出烛光,这个时间点一些早睡的叶家族人也已经上床了。以叶晨对柱间的了解,应该也早熄火休息。叶晨想到了原因,自己被提拔成了老祖宗御厨,这事对柱间来说也是一种鞭策和鼓舞,激他上进。
叶晨悄悄踱步进厨房,便看见柱间正在细致切菜。柱间的刀工并不差,可以说水准已经颇高。宴会上用到的食材叶晨都是让柱间亲自切的,柱间不是不够努力,只是有点儿笨,努力方向错了。
“柱间,这么晚了还不睡呢?”叶晨向他走来,觉得应该给他一些提醒:“在切菜呢?”
“叶晨,你不是住进清心阁了,怎么又回来了?是老祖宗不要你了?”柱间看到叶晨,有些高兴,也有些困惑。
“我可以随便进出清心阁的结界,随时可以出来。这次我想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叶晨嘴巴开合说着。
“什么好消息?”
“老祖宗让我教你厨艺,厨房那么多人,也就你最努力,老祖宗其实早知道了。”
心中偷着一乐,叶晨已经能够想象柱间接下来的反应,果然和叶晨想的一样,柱间手中的菜刀啪嗒一声落在砧板上,表情呆滞了一下,猛然之间又有些痛哭失声的样子,双臂不停抹着眼泪:“我就知道笨鸟先飞,我那么笨又那么勤奋,一定会有人看到的,呜呜……”
叶晨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不过见柱间那么感动也是不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可别哭了,哭的越多浪费的时间越多,我今天其实也就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叶晨,你要走啦?”柱间连忙拉住叶晨,心中有些不舍。
“放心,我只是出去散步,等明天早上的时候我还会过来,到时候开始从头教你做菜。”
柱间这才松开了手,满心期待着注视叶晨离去的背影。
叶家大湖泊。
这里是叶家各湖泊分流汇聚的枢纽,也是叶家领地之内最大的湖泊。虽然清心阁之内有一条大湖泊的分流,水流量也颇大,但仅仅也只有大湖泊的三分之一大小。
湖边上,水面波光粼粼,倒影天边彩霞,预示着夜幕即将降临。叶晨信步从河岸走过,获得万象功法和降魔棍的喜悦令他短时间之内不想努力,只想挥霍今晚的时光。
目光熟练地望向大湖泊的边上,一个熟悉的俏影映入眼帘。她拥有一身火红色的靓丽衣裳,仿佛一朵火莲花,又似花中蝴蝶仙子。一直以来,每当叶晨经过大湖泊边上便能够看见这美丽女孩在湖边垂钓。
彩霞将她的侧脸映照成黄橙橙的颜色,多了几分**。女孩一直给叶晨落落大方、大家闺秀之感,只是偶尔有些敏感和多变,虽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但见面的次数久了自然也就熟络。
“他终于来了。”女孩通过眼角余光发现了叶晨,紧张兮兮地又将目光正视前方湖面,盯着湖面上始终没有动静的浮标。
叶晨走过去,轻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好巧,你今天又来垂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