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起點-第七百四十九章 紙人和殭屍熱推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从被墨斗线捆绑的僵尸胸口的衣服内,飘飘幽幽飞出了一张纸人。
这纸人落地即化为人形,只是很明显的不真实感让人知道,那就是个假人。
“嘻嘻嘻……”
纸人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朝着被捆住的僵尸身上虚虚一划。
一股道术法力涌动的痕迹,那存在于僵尸身上的墨斗线,则寸寸崩裂。
“吼——!!!”
被五花大绑的僵尸,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双愤怒而嗜血的眼眸,盯住了墨非和任婷婷等人。
“啊!!”
任婷婷吓了一跳,本能的抓住了墨非的手臂,用墨非的身体阻隔僵尸往向她嗜血的目光。
“墨大哥,怎么办啊?师父也没有说过这种情况啊!”文才的腿有些发抖。
九叔拿来做墨斗线的灵材,那是他压箱底的宝贝,还有他的法力加持,是对付僵尸的绝佳宝物,可是现在墨斗线几乎被耗尽了,他们这群人拿什么跟一头黑僵争斗?
靠头铁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嘛,跟他拼了!”秋生硬气道:“师父一定会杀了这个妖道,替我们报仇的!”
“不要啊,我不想死,我到现在都是处男啊!”文才道。
“墨贤侄,咱们这该怎么办啊?”任发忍不住也问道。
“遇到事情不要慌,淡定,都淡定一点。”墨非微笑道。
任威勇满目狰狞的蹦跳,速度远超常人,呼吸之间,已经逼近了众人面前。
“不慌不行啊,墨大哥,僵尸过来了!”文才大叫道,他伸手去摸自己口袋里面的糯米,却发现糯米早就被他给挥霍了个干净,哪里还有!
“这下子糗了,死定了!”
任威勇尖锐修长的指甲,几乎带着金属的光泽,猛地就向众人插来。
“咔嚓——!”
墨非却表现出了比僵尸更快的速度,在僵尸的平举手臂戳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影穿过了任威勇。
任婷婷等人再去看,任威勇的两条臂膀被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看样子大概暂时是没办法用来戳人了。
“嗯!!??”
文才和秋生,以及任婷婷和任发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僵尸可是铜皮铁骨,力大无穷的,结果,这么简单就被墨非废掉了双手?
他们怕不是遇到了一只假的黑僵吧?
即便是那只观望情况的纸人,眼神之中都出现了懵逼之色。
这年头,怎么可能出现一个能够以肉身和黑僵硬刚的武道高手?
下一秒。
任威勇的身体也跪了下来,他的双腿也出现了明显的骨折现象。
迎着墨非望过来的淡淡目光,纸人心中一紧,立即想要自燃,不留下任何痕迹。
对于道术高手而言,被人抓住了跟脚,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那基本上就等于宣告了双方的命运。
可是他蓦然发现,不知道何时,墨非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掌阴在纸人的后心之中。
这却不是在摧毁这纸人,而是将躲藏在暗中那人的依附在纸人之中的神念,给以术式封印。
很快,类人模样的纸人,失去了法力的支撑,就真的变成了纸人模样,落入了墨非的手中。
就这样,原本吓得众人瑟瑟发抖的两样物什,就顷刻之间都被墨非解决了。
房间里面,一时间鸦雀无声。
“就这样完了?”文才试探着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
等任府安顿下来后,很快,九叔也急急忙忙的赶来了。
“你们没事吧?”
他之前被隐藏在暗中之人给引开了,追了片刻后才想起了调虎离山,连忙回转而来。
“师父,我们没事,多亏了墨大哥,他好厉害啊!”
文才和秋生叽叽喳喳的向九叔将墨非刚才的表现。
“你的武道修为竟然这么强,达到足以轻易打败黑僵的程度?”九叔也惊诧的看向墨非。
像这种武道强人,好像也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吧。
即使像是名气很大的霍元甲、黄飞鸿等武术家,面对黑僵,怕是也撑不了几个回合。
“也不全是我肉身之力,还兼有我得到过的异术。”墨非摆了摆手,谦虚道。
“异术?”九叔当即就皱起了眉头,听到这个词,就让他想起了南洋邪术。
他走南闯北许多年,遇到过许多鬼怪,也遇到过许多敌人,其中就有一位南洋降头师,和中原道门的路子完全不同,极端的诡异,如果不是他有几手压箱底的底牌,怕是也差点栽在了那位降头师的手里。
“就是这样。”墨非翻掌之间,手上出现了《亡灵黑经》,黑曜石的材质,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
墨非原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九叔等人相处,但是没想到忽然间冒出来一个妖道,让墨非不露点真本事都不行。
为此,墨非也要为自己的本事找个来路,不然难免被九叔怀疑别有用心。
墨非可是还想跟九叔学一学道门的路子。
现在这个世界的修仙到顶点的人,可能还没有他强,可是并不代表墨非就不会去其他世界了。
万一去了一个像是西游、封神、洪荒这种高等级世界,那今日跟着九叔学的道门路子,不就能派上大用场了吗?
“这本书……”九叔端详《亡灵黑经》良久,道:“蕴藏着一股浩瀚的力量,似乎有勾连阴灵冥府之相,不是一般的宝物啊!”
墨非笑道:“这是我在埃及旅游的时候得到的,名字叫做《亡灵黑经》,是埃及人信奉的神灵,死神阿努比斯的神器,传说中甚至拥有逆转阴阳、让人死而复生的力量。”
“埃及?”
“九叔,我学英文的时候学过,埃及是一个非洲古老国家……唔,我们国家在亚洲,英国在欧洲,那么埃及呢,就在非洲,我们三个大洲是互相连通的……但是我只知道埃及这个名字,至于其他什么就不清楚了,不过梁启超先生似乎提及过一个四大文明古国的概念——古印度、古巴比伦、古埃及,和咱们国家。”任婷婷站出来解释道。
……
从被墨斗线捆绑的僵尸胸口的衣服内,飘飘幽幽飞出了一张纸人。
这纸人落地即化为人形,只是很明显的不真实感让人知道,那就是个假人。
“嘻嘻嘻……”
纸人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朝着被捆住的僵尸身上虚虚一划。
一股道术法力涌动的痕迹,那存在于僵尸身上的墨斗线,则寸寸崩裂。
“吼——!!!”
被五花大绑的僵尸,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双愤怒而嗜血的眼眸,盯住了墨非和任婷婷等人。
“啊!!”
任婷婷吓了一跳,本能的抓住了墨非的手臂,用墨非的身体阻隔僵尸往向她嗜血的目光。
“墨大哥,怎么办啊?师父也没有说过这种情况啊!”文才的腿有些发抖。
九叔拿来做墨斗线的灵材,那是他压箱底的宝贝,还有他的法力加持,是对付僵尸的绝佳宝物,可是现在墨斗线几乎被耗尽了,他们这群人拿什么跟一头黑僵争斗?
靠头铁吗?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嘛,跟他拼了!”秋生硬气道:“师父一定会杀了这个妖道,替我们报仇的!”
“不要啊,我不想死,我到现在都是处男啊!”文才道。
“墨贤侄,咱们这该怎么办啊?”任发忍不住也问道。
“遇到事情不要慌,淡定,都淡定一点。”墨非微笑道。
任威勇满目狰狞的蹦跳,速度远超常人,呼吸之间,已经逼近了众人面前。
“不慌不行啊,墨大哥,僵尸过来了!”文才大叫道,他伸手去摸自己口袋里面的糯米,却发现糯米早就被他给挥霍了个干净,哪里还有!
“这下子糗了,死定了!”
任威勇尖锐修长的指甲,几乎带着金属的光泽,猛地就向众人插来。
“咔嚓——!”
墨非却表现出了比僵尸更快的速度,在僵尸的平举手臂戳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影穿过了任威勇。
任婷婷等人再去看,任威勇的两条臂膀被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看样子大概暂时是没办法用来戳人了。
“嗯!!??”
文才和秋生,以及任婷婷和任发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僵尸可是铜皮铁骨,力大无穷的,结果,这么简单就被墨非废掉了双手?
他们怕不是遇到了一只假的黑僵吧?
即便是那只观望情况的纸人,眼神之中都出现了懵逼之色。
这年头,怎么可能出现一个能够以肉身和黑僵硬刚的武道高手?
下一秒。
任威勇的身体也跪了下来,他的双腿也出现了明显的骨折现象。
迎着墨非望过来的淡淡目光,纸人心中一紧,立即想要自燃,不留下任何痕迹。
对于道术高手而言,被人抓住了跟脚,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那基本上就等于宣告了双方的命运。
可是他蓦然发现,不知道何时,墨非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掌阴在纸人的后心之中。
这却不是在摧毁这纸人,而是将躲藏在暗中那人的依附在纸人之中的神念,给以术式封印。
……
从被墨斗线捆绑的僵尸胸口的衣服内,飘飘幽幽飞出了一张纸人。
这纸人落地即化为人形,只是很明显的不真实感让人知道,那就是个假人。
“嘻嘻嘻……”
纸人出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朝着被捆住的僵尸身上虚虚一划。
一股道术法力涌动的痕迹,那存在于僵尸身上的墨斗线,则寸寸崩裂。
“吼——!!!”
被五花大绑的僵尸,一下子就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双愤怒而嗜血的眼眸,盯住了墨非和任婷婷等人。
“啊!!”
任婷婷吓了一跳,本能的抓住了墨非的手臂,用墨非的身体阻隔僵尸往向她嗜血的目光。
“墨大哥,怎么办啊?师父也没有说过这种情况啊!”文才的腿有些发抖。
九叔拿来做墨斗线的灵材,那是他压箱底的宝贝,还有他的法力加持,是对付僵尸的绝佳宝物,可是现在墨斗线几乎被耗尽了,他们这群人拿什么跟一头黑僵争斗?
靠头铁吗?
“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嘛,跟他拼了!”秋生硬气道:“师父一定会杀了这个妖道,替我们报仇的!”
“不要啊,我不想死,我到现在都是处男啊!”文才道。
“墨贤侄,咱们这该怎么办啊?”任发忍不住也问道。
“遇到事情不要慌,淡定,都淡定一点。”墨非微笑道。
任威勇满目狰狞的蹦跳,速度远超常人,呼吸之间,已经逼近了众人面前。
“不慌不行啊,墨大哥,僵尸过来了!”文才大叫道,他伸手去摸自己口袋里面的糯米,却发现糯米早就被他给挥霍了个干净,哪里还有!
“这下子糗了,死定了!”
任威勇尖锐修长的指甲,几乎带着金属的光泽,猛地就向众人插来。
“咔嚓——!”
墨非却表现出了比僵尸更快的速度,在僵尸的平举手臂戳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影穿过了任威勇。
任婷婷等人再去看,任威勇的两条臂膀被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看样子大概暂时是没办法用来戳人了。
“嗯!!??”
文才和秋生,以及任婷婷和任发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那僵尸可是铜皮铁骨,力大无穷的,结果,这么简单就被墨非废掉了双手?
他们怕不是遇到了一只假的黑僵吧?
即便是那只观望情况的纸人,眼神之中都出现了懵逼之色。
这年头,怎么可能出现一个能够以肉身和黑僵硬刚的武道高手?
下一秒。
任威勇的身体也跪了下来,他的双腿也出现了明显的骨折现象。
迎着墨非望过来的淡淡目光,纸人心中一紧,立即想要自燃,不留下任何痕迹。
对于道术高手而言,被人抓住了跟脚,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那基本上就等于宣告了双方的命运。
可是他蓦然发现,不知道何时,墨非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掌阴在纸人的后心之中。
这却不是在摧毁这纸人,而是将躲藏在暗中那人的依附在纸人之中的神念,给以术式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