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 線上看-第九百零六章 一場比賽爲什麼有四個打野?讀書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下半区河道,小龙池口附近,Buff的EZ正在Solo小龙。
幸好这会儿时间已经十三四分钟了,换成开局第一条龙,EZ一个人去估计多半得被反杀。
看着正在打小龙的EZ,刚在上路打得憋屈到几乎吐血的AG众人,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慰。
能拿条火龙总是好事。
但就在EZ打了一半的时候,Ling看了眼上路刚推完一血塔的敌方几人,忽然心中微微一动。
“上路怎么只有四个人?”
“盲僧不在。”
宝兰面色凝重地点点头。
说完后,AG泉水里众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正在打小龙的Buff也心中一颤,转头看了看两边队友的沉重的样子,嘴里有些发干的他忍不住道,“别开玩笑了,你们知道我胆子小。”
众人只是看着他,都没说话。
其实如果换成别人,上路刚大丰收一波,和下路的距离又那么远,大家不觉得有人会丧心病狂还会跑下路来骚一波。
可那个人不一样。
那个人可是峰狗啊!
Buff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一时间,河道里的风似乎也变得冷飕飕起来。
周围的战阵迷雾仿佛被无尽的黑暗所包裹,竞技游戏一下子变成了恐怖游戏。
眼看小龙的血量越来越低,Buff的心里也开始祈祷。
别来别来!千万别来!
我愿意用我们家上单一辈子被抓,来换这一条小龙。
不料他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眼前冷不防地闪过一道白光,飞快地在他的瞳孔中急剧放大。
啪的一声。
这一脚踢到的不是小龙。
却是小龙旁边正在打龙的EZ。
接着,一个身影就飞了过来。
“我艹!”Buff想。
他血量扛龙已经掉了一半,幸好李秀峰的盲僧只点了一级Q。
要不然光是这一个二段Q飞踢下来,九头蛇AEA估计就能直接带走了。
然而即便如此,李秀峰这一脚飞上来,Buff的EZ虽然E技能拉开,但还是被李秀峰拍地板减速黏住小打了一套,血量当即就被打得只剩下三分之一。
“峰哥要追吗?”
“等等,峰哥刚刚没回家,他身上没有眼位。”
“没办法,那这就没法追了啊。”
“是的,峰哥也没打算追,他给自己套了个盾,这是要接盘小龙啊。”
“嗨呀!好不容易打一大半被接盘,好气啊!”
“……”
确实,Buff整个人都气抖冷。
尼玛的,为什么?
用自家上单一辈子被抓换一条小龙都不行?
噢,不换也被抓啊。
那没事了…
可是Buff的心里还是不甘啊。
来到AG也有一个赛季了,当初他还带了个叫西风的辅助一起进队顶替阿水离队后的位置。
这个赛季辅助宝兰复出,老队友西风被换下在替补席,因此尽管Buff还在台上,他心中也有一种危机感。
如果这个赛季还不能打出自己的价值,下个赛季即便能继续留队,恐怕也会和西风一起被摁在替补席上。
那么想打出自己的价值,夺冠什么,时间还早,暂时不予考虑。
但还有个捷径就摆在眼前。
那就是打赢AG曾经的ADC,那个被称为天才少年、电竞男主的阿水。
可是从上赛季,到这个赛季。
一年,整整快一年的时间,你知道Buff这一年是怎么过的吗?
他每天都幻想着打KG的时候,自己可以暴揍一顿阿水,甚至连夜里做梦都会梦到自己把阿水压在身下输出。
然而现实却是,从上个赛季到这个赛季,AG打别的比赛几乎无往而不利,局势顺到甚至让Buff都有种自己如今也是LPL数一数二数三数四的顶级AD的感觉。
可每次当打KG的时候,
他就感觉自己像憨批。
就好比眼下打小龙,你说你们人也杀了,一血塔也拿了。
为啥连小龙都要来恶心我一下?
不行!
决不能向黑暗势力低头。
Buff在打小龙的时候,在小龙池里放了个饰品眼,而李秀峰过来接盘的时候,并没有扫描或者真眼排眼。
没错,他在小龙池里还有视野。
那理论上,我EZ,有没有一个Q抢下小龙的可能呢?
Buff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他贴着小龙池的墙壁,像是贴着情人的肌肤,一寸一寸,一点一点。
朝着前方摸了过去,心中模拟着EZ那一发秘术射击的弹道。
时间像是过了几秒。
又仿佛是过了很长时间。
就是现在!
Buff甩手一Q技能朝着小龙射出!
他这一发Q,是把盲僧Q接二段Q的伤害也算在了里面的。
可以说是精益求精,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不敢说百分之百,他最起码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抢下这条小龙。
可就在EZ的Q技能出手的瞬间,Buff的眸孔却是微微一缩。
因为眼前的情况,
完全出乎他所预料任何一种。
小龙池里,那个盲仔没有Q技能踢小龙,而是冷不防地一脚朝着墙壁后的黑暗处踢了过来。
下一刻,黑暗被点亮,李秀峰这一脚踢中了贴着冰冷墙壁摸过来的Buff。
霎时间,Buff的心脏一紧,竟好似停止跳动。
然后…
就真的停止了。
Buff前面就被李秀峰踢了一脚,血量所剩不多,这一脚再被踢中,哪里还有幸免的道理。
李秀峰二段Q飞身踢脸,
AEA九头蛇A。
一秒五脚!
李秀峰没主Q是没伤害,但不代表平A没伤害。
事实上,盲僧出了九头蛇,李秀峰现在的面板AD相当高,征服者叠满更是每一脚伤害都不低。
“KG-Phoenix击杀了AG-Buff!”
“Unstoppable!”
击杀声响彻全场,观众席上短暂的安静后一下子沸腾了。
“666,这一脚离谱啊!”
“Buff心态炸了233!”
“你以为我要小龙,错!我全都要!”
“……”
AG的比赛席上,Buff更是一脸的崩塌,旁边的宝兰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
说实话,这波Buff的选择有没有问题?
完全没有问题!
不仅没问题,从放弃抢一血塔到打小龙,从打小龙到被逼走,最后回身上来尝试一发Q技能…
如果这是一份试卷,
那Buff可以说每一次选择,都完全的契合了标准答案!
可这标准答案,最后却得了零分。
那是Buff的问题吗?
显然不是。
这特码是“出卷人”有毒啊!
……
比赛中,上路一波惊险的零换四,再加上一条小龙和一个人头,这波AG可以说是在比赛前期没动大龙的情况下被打了个团灭。
那这一下子,
KG局面就是彻底的优势了。
当然,大家这会儿关注的不是KG的优势,而是李秀峰这个开局被压成象拔蚌,这会儿却已经杀到“无人可挡”的盲仔。
原来上单盲僧真的这么能玩?
可以预见的是,召唤师峡谷的上路,“新的风暴”即将到来。
同一时间,AG也将面临新的风暴。
比赛时间十八分钟,李秀峰的盲僧做出了九头蛇黑切两件套。
他顺手还又补了一件吸血鬼权杖,让人看了不由一阵咋舌!
这你特么还要吸?
此时在上路一塔被推了的情况下,李秀峰玩个盲僧,又不是剑姬船长这种单带通关,一命到底的英雄。
上一塔没了他就开始游走带节奏。
于是接下来,AG的人手一个男的女的折磨,纷纷戴上了“痛苦面具”。
众人痛苦的发现。
这尼玛对面怎么俩打野?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又过了一会儿…
等等…
是俩个打野吗?
这特么分明是仨打野啊!
得,不用说。
火熱小說 峽谷正能量-第九百零六章 一場比賽爲什麼有四個打野?推薦
K哥也参加了游走。
想象一下,诺大的一个召唤师峡谷,你一个不留神,KG地图上就只能看到左手和阿水俩人了,然后附近的黑暗中冷不防地就冲出三个大汉来。
有李秀峰的盲仔套盾,再加上努努的雪球,防御塔几乎等于不存在,Kake的厄加特更是噩梦般的存在。
有时候你技能全交,在队友的掩护下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结果身后冷不防飙射过来一根死亡毒龙钻!
接着就是锁链捆绑Play。
这你怎么玩?
主持解说台上,
哇哇和米乐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嘶!KG这把的节奏,感觉快的有点惊人啊。”
“没办法啊,我们都知道平时比赛中最容易带节奏的的打野就是盲僧了,盲僧这英雄一旦肥起来,节奏快到你难以置信,更别说这把还有个努努了。”
“还有K哥,K哥这把人头是拿滋润了。”
“呵呵,那马上比赛时间就快到二十分钟了,AG现在各路防守,各路沦陷,大龙很可能会成为这场比赛的决定性一波啊。”
“……”
比赛时间19分25秒,场上双方人头比14比4,AG三路一条全掉。
KG经济领先六千,其中有三千在李秀峰身上,这个盲僧显然已经滚起了雪球,肥的有点不像话。
这个时候,AG的所有人也是脸上布满了愁云。
眼看着大龙就要刷新,Rocky看了眼大龙池方向,对宝兰严肃道,“要小心对面偷龙,视野提前布好。”
上一场比赛,他们就吃了亏,被李秀峰的冰鸟偷了大龙。
这场对面是没冰鸟了,可那个盲仔貌似更尼玛离谱,AG都怀疑他一个人扛龙估计都不带掉血的。
宝兰也清楚这一点,沉默地点了点头。
这场比赛打到这个时间点,他日女一点作用都没发挥,如果连视野都做不好的话,那他就真的是个废人了。
但做视野,说着简单,真在职业比赛里却没那么简单。
尤其是在劣势的情况,做事业简直和万丈悬崖的高空无防护走钢丝差不多,一步不慎就是命丧当场。
好在AG这场比赛在紫色方,紫色方的好处就是泉水正对着大龙池背部,这样他就能够隔着墙往里面做视野。
缺点同样明显。
对面大龙池里插个真眼,你做多少视野,放进去当场就给你排掉,简直无异于给对面辅助创收。
但尽管这样,视野还是不能停,宝兰每隔段时间就去大龙池做个视野。
不仅如此,后面还得跟个打野,旁边在蹲个中单以防不测。
然而出乎预料地是,KG这场比赛尽管优势很大,他们却并没有像是以往那样的干脆利落,二十分钟就以雷霆手段围绕着大龙做文章。
这就看得众人有点纳闷了?
不对啊!
这是KG可不是EDE,领先一万不敢动大龙,他们不应该是那种十分钟刷大龙都敢上的队伍吗?
……
舞台,KG比赛席。
兄弟萌等一会儿打,让我再爽一爽。
话糙理不糙。
完全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KG这会儿从李秀峰到厂长,再到Kake,三个“打野”都深深沉醉于那种势如破竹地游走抓人的节奏里。
说实话,厂长在EDE打了那么多年比赛,什么时候打过这种线上只要看到人。
那甭管对方是不是在塔下,甭管对方身后有没有人,甭管对面有没有技能…
就一个字,淦!
看到人直接上就完事了。
这尼玛无限火力都不带这么玩的啊。
再说AG这边,宝兰在大龙池后,每一次视野消失他都是提心吊胆过去补眼位,然后看到对面没动大龙再长舒一口气。
还好没动大龙…
可渐渐地,不仅是宝兰,
一开始担心KG二十分钟偷龙的AG的几人也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对方不仅没偷龙的想法,而且还相当乐此不疲的继续在各条路抓人,宛如街上的打狗大队一般,比疯狗还尼玛疯狗。
淦!
反应过来后,AG的众人心里顿时更蛋疼了。
前面他们担心对面大龙逼团,但就像是割BP一样,心里担心的同时未尝还没有一种隐隐的期待。
期待奇迹,重振雄风!
但KG却就是不打,继续以一种让人看不懂的节奏,给他们身上钝刀子割肉。
“KG这一招,毒啊!”
江海,BMG俱乐部基地,队伍里的教练忍不住心中感慨。
他的周围做了一圈人,首发和替补包括手伤休息的小狗,都在这里。
因为下一周的比赛,
他们的对手就是KG战队,那个让BMG想起来某处一紧的队伍。
这一切当然是因为KG如今的顶梁柱,是曾经BMG的弃子。
以至于他们每次打输了,都有种被人指着鼻子骂有眼无珠的感觉。
所以这个赛季,BMG所有人都十分重视和KG的首战。
只有胜利,没有失败。
而对于这个赛季刚申请转上单,面对着无数争议的虎神而言。
打KG,就是一次和曾经中单位置那个虎神的告别之战。
……
比赛中,时间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二十六分钟,AG三路外塔全部告破,场上经济差距罕见的没打大龙就逼近一万。
这时,李秀峰的盲仔回家,做出了自己的第三件装备。
死亡之舞!
血魔流盲僧…正式登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