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俠客管理員 txt-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你是在教我做事?看書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侠客管理员
“哎呀坏了!”通道内,看着海大富那张无比熟悉,不知道在电视里、甚至睡梦中见过多少次的胖脸,毕晶忽然一拍脑门:“还一个呢!”
“还有一个?”母老虎一愣,随即会过意来,“你是说蕊初?你想带她走?”
毕晶叹口气:“这小姑娘,怪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被人杀了,既然来一趟,咱就不能让这种悲剧再发生吧?你说刚才怎么就忘了呢?”
“再说了,”顿了一下,忽然嘿嘿笑起来:“这可是爵爷初恋,带过去爵爷家得多有乐子啊!”
这什么人性!母老虎无语地看着毕晶:“还嫌家里不够乱啊!再说了,谁告诉你她死了?”
“电视剧啊!”毕晶理所当然道,“就山鸡哥那版……那个可出了名忠于原著没魔改的!”
“你糊涂啦!”母老虎没好气瞪他一眼,“没死!就死老爷子忘了这人而已!T某B的电视有不魔改的吗?”
“蛤?没死?”毕晶愣了愣,眨巴眨巴眼,不确定道,“好像是哈?”说着四下看看:“真没死?”
江南六怪缺老大哪儿知道这个去,茫然摇头,郭靖黄蓉摇头不知,陈家洛也摇头,但很快,几个人同时道:“吕家妹子不会错!”
母老虎顿时神采飞扬,冲毕晶挤挤眼,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这都什么人啊,这几位才来一天,就跟母老虎混成这样了?
再说了,她怎么就不能错了?毕晶气结,强行道:“就算没死也不要紧吧?”
母老虎没好气道:“小宝不走,这小丫头再失了踪,万一影响了故事线,不该死的死了呢?”
“呃……”
毕晶没话说了,只好恋恋不舍叹了口气:“可惜,好好一场戏,就此看不成了……”
———————————————————————————————–
“嘶……”海大富忽然倒吸一口冷气,自觉得身体暖烘烘的,手指断绝的地方,却凉冰冰的,可片刻间,这股冰凉又透着一股火烧火燎的尽头,让人异常难受,可又莫名其妙有些舒爽。刚刚一愣,就觉得一股内力从背心透体而入。这股内力并不甚强,却是无穷无尽一般,受此一激,奇经八脉一阵火热,整个身体内部都像要燃烧起来。
“哦!”海大富呻吟一声,大惊失色下刚要动弹挣扎,就听耳边传来浑厚的声音:“别动,抓紧行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听声音,正是刚刚抓开自己那人,随即就觉得一只手贴在自己背心,正缓缓度入内力。而这股内力到处,虽然浑身如入洪炉,却也隐隐抚平去着自己的内息。
海大富心中一宽,急忙依言行功,只觉得原本阻塞虚弱的内息竟然顺畅运转起来,心中又惊又喜。
时间不长,海大富猛然发现,自己内力越来越顺畅运转运行越来越快,但从背后输入的内力,竟然也随之变化,越来越强越来越快,而且仍然是无穷无尽,绵绵不绝。
海大富大惊,这是何人,内力竟然如此深厚?
不过一炷香工夫,海大富就觉得内息运转再无滞涩,不但内伤已无大碍,就连之前强练克制化骨绵掌的内功导致的隐疾,都有见好的迹象,不禁又惊又喜。待得对方缓缓收功,满腔感激道:“阁下大恩大德,老奴没齿难忘……”
待要站起来磕头,却被一双大手稳稳扶住,耳边又传来那个浑厚的声音:“不必客气。你虽然内伤无碍,但四根手指终究是接不回来了。至于你的积伤,乃是强练邪门内功所致,若要痊愈,只怕要大费周折……”
言语之间,竟然是颇为遗憾,更透着几分关心。海大富猛地怔住,好半天才颤声道:“您,您是何方高人,你我素不相识,竟先救我性命,复为我疗伤?老奴何德何能……”
他毕竟算得上是高手,为人更有点老谋深算,虽然目不能视物,但刚才的情景却再清楚不过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身边这人及时赶到,自己就算能杀得了韦小宝,然后跟太后拼命,自己的小命也多半交代在这里。
“达叔您甭客气。”刚刚听过的那个油腔滑调的声音道,“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这儿也有个瞎子,你们俩正好做伴……”
“哼!”一个破锣似的声音重重哼了一声,还用力跺了跺脚。
就听那油腔滑调的声音道:“柯大爷您甭这么客气,我们绝不歧视残疾人——当着面不敢提,背后乱说的才叫坏呢!再说了,达叔比你还少一件零件呢,人都没急你急什么?”
“我……”
破锣声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可是……”海大富仍然一脸茫然,“可是为什么……”
“还不是老子看你可怜,才让他们救你回来的?”又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贱兮兮道:“海老乌龟你还不谢谢老子,亏你当初差点宰了老子!”
海大富做梦也想不到会听见这个声音,带了一下,才惊呼一声:“小桂子?你……你不是不来?你害得我好苦!”
说着就要动手,但手刚举起来就被人一把捉住,挣了几下动弹不得,才猛然回过神来,颓然松手,深深叹了口气。
毕晶见他一张老脸神情黯然,也有点不忍心的,急忙道:“您别着急,这事儿吧,他说起来其实很复杂……”
……
在此后的十几分钟时间里,海大富张大的嘴巴就没有合拢过。等毕晶全部讲完,依旧震惊地会不过神来。好半晌,才喃喃道:“原来……原来我果然已经死了么?”
“没那么严重。”毕晶舒舒服服往沙发上一靠,“既然来了,那就好好过,比你以前那暗无天的日子,不是好多了么?”
“可不是?”韦小宝兴致勃勃道,“回头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别看你是御膳房的,这儿的好东西保证你想都没想过,然后再找一工作,干什么不比伺候人强?”
“哼!”海大富显然对韦小宝余怒未消,不阴不阳道:“你是在教我做事?”
“啊?”毕晶惊得下巴都掉了,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耳朵,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