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三十二節 舊事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目送望海菩萨远去,悟空叹了口气,道:“云翔,你难道真觉得这望海菩萨会言而有信,助你救人?”
云翔笑道:“师叔放心,她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在这样的时候作出最愚蠢的选择。”
悟空顿时来了兴趣,道:“哦?那她若是真骗了你,又该如何是好?”
云翔淡淡地道:“师叔,与咱们真正的目标相比,望海只是各方摆在棋盘上的一粒特别的棋子罢了,眼下除掉她虽然痛快,却会乱了大局。不过,棋子终究是棋子,日后到底如何处置她,便要看她这次的表现了。”
悟空双眼一亮,道:“云翔,这次见你,我总觉得你似乎又自信了许多,居然连这望海都不放在眼中了?”
云翔笑道:“这次闭关,我的确是想通了许多事,师叔放心,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
悟空这才释然道:“如此便是最好……”说话间,他却将目光转向了佘、凌二人,狞笑道:“我这一口恶气,便只能撒在你们二人的身上了。”
二人听得这话,顿时面如土色,只见凌虚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道:“且慢,云翔,我有话说。”
云翔饶有兴趣地道:“凌大将军但说无妨。”
凌虚子脸上无喜无悲,淡淡地道:“你可知道,自打当日离开神农山起,我便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为我父亲报仇。”
云翔点头道:“可以理解,然后呢?”
凌虚子继续道:“我知道的仇人里,首先便是三星岛的寿星,他亲手杀我父亲,我与他不共戴天。其次就是你,当年打开熊罴大哥的丹法,将寿星引来的,应该就是你吧?”
云翔再点头道:“不错,确实是我偷盗丹法,却不慎引来了强敌。”
凌虚子长叹道:“看来,我倒没有认错了仇人。只可惜,这些年来我才发觉,想要杀死寿星,远不是靠修为就能做到的,本以为可以先杀了你,也算是成全一番为子之道,更可惜的是,现在我才知道,你已到了我远远无法企及的高度,便是望海菩萨也要对你唯唯诺诺,我又有何本事能杀你报仇?”
云翔听得这话,也是不由得喟叹道:“不错,你若想杀我,恐怕并不会比杀寿星容易多少,以你如今的修为和地位,没有半点机会。”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三十二節 舊事展示
凌虚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笑,大喊道:“可是,当年你也不过是啸云寨中的一个小妖而已,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才不过短短百余年,你为何就成了这般高高在上的人物?我想不通,这不公平啊!”
这话一出,一旁的悟空却已是忍不住笑道:“你这小辈,说话好不滑稽,这世间哪有公平之事?各人有各人的缘法罢了。若真有公平,无论是天庭的玉帝,或者是三清圣人,又或者是西方的本去,应该早就被真正的德才兼备之人取而代之了,又怎会高高在上这许多年?可笑,当真是可笑啊!”
凌虚子的笑容变得越来越落寞,叹道:“不错,孙大圣说得对,世间根本没有公平可言,我既然永远也无法为父报仇,世间与我如同地狱,留之何益?去也,去也。”随着这话出口,他的脸色已是涨得通红,猛然一大口血喷出,便已软软地瘫倒在地,化作了一头巨狼。
众人都已看出,这凌虚子此时已是逆运妖力,自尽而亡了,忍不住唏嘘不已。
云翔已是不禁回忆起了当年神农山中的岁月,悟空却是叹道:“倒也是条汉子,这么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说着,他转头看向了一脸愕然的佘千丈,道:“你呢?要不要一起自尽?若是你也如他一般,我定会好好将你们安葬了。”
佘千丈大惊,却是连忙摆手道:“不,孙大圣,谁都能杀我,唯独你不能杀我。”
悟空一愣,道:“这是为何?”
佘千丈道:“我且问你,之前你在黑风洞中炼了足足大半日,却是如何活下来的?”
悟空冷哼道:“洞中那三昧真火和三昧神风虽然厉害,但若说不到一日间便能杀了我,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些吧?”
精彩都市小说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三十二節 舊事展示
佘千丈忙道:“难道你便没有发现,那顶上的洞口处有一丝缝隙,风火之力都会弱上少许?”
悟空一惊,道:“自然发现了,难道此事与你有关?”
佘千丈点头道:“正是,那缝隙虽小,却是我专门留下的。”
悟空笑道:“这倒是有趣了,你们处心积虑暗算于我,你却又为何留下缝隙?”
佘千丈忙道:“我早就听说孙大圣与云翔少爷颇有交情,因此特意留下了一点缝隙,为的正是保大圣一条生路。待得其他人松懈之时,我本就打算找机会放大圣走的。”
“云翔少爷?”悟空一脸好奇地看向了一旁的云翔,道:“云翔,他与你有何关系?”
熱門連載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三十二節 舊事相伴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線上看-第三十二節 舊事分享
云翔也是一脸懵懂,道:“佘千丈,我怎么不记得与你有什么交情?”
佘千丈道:“云翔少爷,莫非你忘记了,上次在哈迷国见面之后,你曾指点我去找一个人。”
云翔思索了许久,忽然想起,这佘千丈对天庭极为仰慕,因此上次见面之后,他曾随口为他引荐了一个人,说要助他成为天庭的坐骑。只是后来事务繁多,却是全然忘记了此事。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討論-第三十二節 舊事讀書
想到此处,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奇怪的神色,道:“莫非你真的找到他老人家了?”
佘千丈点头道:“正是,我花足足二十年工夫,四处求人,终于有幸见到了天牢星君一面。”
云翔恍然道:“原来如此,那……那他老人家可是收你当坐骑了?”
佘千丈叹道:“那倒没有,老星君说他从来不收坐骑,虽然有你引荐,却也不肯破例。不过,就在三十年前,老星君却主动来见了我一面,托我办一件事,说是只要将此事办妥,便会正式收我为天牢宫门下弟子。”
云翔奇道:“什么事?”
佘千丈笑道:“老星君身在天庭,无忧无虑,唯一担心的,便只有你这个干孙子了,他老人家托我办的事,自然就是打探你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