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鑒賞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高高的翘起了大拇指,道:“高人贤者,雅量高致,本该如此,合该如此。真心的让人羡慕啊。”
老人呵呵一笑,道:“小友既然如此羡慕,就在这里与我作伴,悠游度日,岂不快哉?”
“啊?”左小多傻了眼,随即摇头若拨浪鼓:“不行不行,我还小呢,我哪里过得了这种日子,您老别闹了。”
老者淡淡的笑了笑:“说的也是,小友……还很年轻啊!”
明明是一句很普通的家常话,居然被此老说得很是意味深长,余韵不绝。
左小多嘿嘿一笑,却没有再开话头。
“贵客喝茶。”老者拿起茶壶,斟茶,眼中有怀念之色,悠悠道:“自从老朽记事以来,这么多年里,来到这里的人,小友,乃是第二人。”
左小多端起来茶杯,先感谢一句:“多谢,好茶……不知道您老招待的第一个客人是谁……咳咳……这是什么茶?!”
茶水入口之瞬,左小多却是面色大变,瞪大了眼睛,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那茶水顺喉而下,入腹、入胃,左小多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哪哪都陷入一种懒洋洋的状态之中,然后那感觉又自向着经脉中延伸,尽是说不出道不尽的舒服,熨帖。
这是一种完全陌生的能量,起码是左小多从未见过的。
那不是灵力,不是精神力,也不是生命力,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能量表现形式,却又是一种……极为特殊的裨益能量。
这一瞬,左小多几乎舒服得要呻吟起来,勉力忍住之余,犹自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浑身经脉被茶水的温润能量整个温养一遍,连带着许多的末梢神经,本应是练功造成磨损又或者迟钝的地方,也都在这一瞬之间,尽数焕发了生机!
这种能量,固然完全陌生,全然的未知,却有是明显充满了巨大裨益的。
左小多舔舔嘴唇,咂咂嘴,看着茶壶的眼神,突然间变得炙热起来。
老者淡淡的笑着,道:“只是一些小玩意,不成敬意,贵客若是觉得还可以,走的时候,不妨带走一些。”
“好!”
左小多一口答应下来,半点也没有客气。
这样子的好东西,就算给我再多我也不会嫌多,君子伪君子才会做作客套,咱可不整虚头巴脑的那套,给就接着。
老者沉吟着片刻,低着头,继续泡茶,脸上渐渐泛起有感伤的神色,道:“小友这一次过来,想必是因为祝融祖巫的缘故吧?”
左小多震动了一下,脸色越发的恭敬起来:“连这一层老人家都知道,果然前辈高人,见识广博。”
老者轻轻摇头,脸上尽是说不出的惆怅之色:“果然是我早就知道,这本就是……当年,约定好的事情。”
“当年约定好的事情?”
这下子,左小多心底震惊更甚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再说话了!
这个老人,与祝融祖巫约好了今天之事?
这……这可能吗!?
但如果此老所言不虚的话,那么眼前这个老者,又该有多大岁数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看書
几万岁都不止吧!
也许是几十万岁,又或者是上百万岁!?
这……
这位未免也太长寿了吧!
老者淡淡的笑着,脸上的感伤就只出现片刻,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只见他又给左小多再续上一杯茶,白眉轩动,淡淡道:“既然小友得了祝融祖巫的传承,又亲身来到,那也就不必急着离开……不知小友是否有兴趣,品茗之余,听我讲一个故事?”
“前辈厚意,晚辈洗耳恭听。”
左小多愈发的乖巧回应道,坐得分外规矩,肩背挺得笔直。
面对这种老怪物……一个有身份有资格、能够与祝融祖巫相约,一直活到现在还没有死的超级老怪物,左小多唯一能做的,当然就只有能做到多么乖巧,就做到多么乖巧!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相伴
惹不起啊!
这位,很大可能就是当前的整个星空之下,三个大陆之上,真正的……第一位惹不起吧?
“之前,曾经有巫族主事者莅临此境,亦是我口中的第一人,名为洪渺。此人能够来到乃是机缘巧合,因其历练迷路,歪打正着来到了这里,当时,那洪渺不过少年,实力更是不过尔尔。”
老者淡淡道:“他深入密林,被妖族与魔族高手追杀,重伤之下,慌不择路,意外闯入天灵森林,被那些个大家伙……送到了我这里。”
“然后在我这里,得到了当初的一份祖巫传承,感觉剑道欠缺杀伐之气,与自身难得契合,于是,从我这里采虚空精华,制成了两柄大锤,扬长而去。”
“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再未有第二人进入天灵森林腹地。相比较于你,那洪渺能临此境,是因为天缘所致,走投无路,非是能,而是运。”
“而小友你,却是属于早早就被约定好的限制,接受了祖巫祝融之传承,就会被送到这里来。”
老者淡淡笑笑,道:“所以,你们俩是有极大不同的。”
左小多楞了一下:洪渺?
洪渺是什么人?
按道理来说,能够得到这般绝世天缘的,能从这老者这里出去,更是得到了巨大收获的,绝不是寻常人物,该当有赫赫声名才是!
可左小多翻遍了自己的所有记忆,看过的任何书籍,听过的无数传说,却也没有找到任何‘洪渺’有牵扯的蛛丝马迹。
唯一一点可以算的上很靠谱的猜测怀疑:老者刚才有提到两柄大锤,那这位洪渺便该当以大锤著称,不会就是现在天下无敌的洪水大巫吧?
但这只是左小多的猜测,浑无半点佐证可以证实,自然不会贸贸然的说出口来。
他只是装作随意的端起茶杯,恭恭敬敬的喝茶,光明正大的占便宜,继续听故事。
“好久了,真正好久了……”
老者微微仰起头,似是在沉思着,在回忆。
左小多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脱口问道:“那洪渺深入密林,最终进入到了天灵森林腹地,起因却是被妖族与魔族高手追杀……这,这片密林中,还有妖族与魔族存在?”
老者被他的出言打断了思路,现出两分不喜之色,皱眉道:“这岂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稍安勿躁,老夫好好理一理当年的事情……真的太过久远,有些模糊了……”
说着看了左小多一眼,道:“你安静些,莫要打岔。”
左小多乖乖的点头,坐得板板正正,端起茶杯,乖巧可爱的喝茶,一脸认真正经。
“那是在……十万……二十……不对,多少年前来着……实在是太模糊了。”
老者算了算,终于颓然放弃,道:“这里一天一天的过去,有时候一睡就是几年几十年,少与外界接触,真正不知道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山中无甲子,林内逝光阴……”
言语间,尽是安然失落。
左小多暗自咂舌,乖巧喝茶,道:“那不重要,您老寿元悠长,光阴逝去云云,不过末节。”
老者点点头:“不错,那不重要,确实尽为末节。”
“记得当时……老夫突然开启灵智……却是我们灵皇陛下,当时随手点化……”
老者道:“犹记得灵皇陛下点化了老朽之后,灵智初开的老朽,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灵皇陛下一声淡淡的惊讶,他老人家说:咦,这棵蚂蚱菜,居然有如此强大的气运,端的出人意表。”
“咕嘟。”
左小多将差点喷出来的一口茶用强大的毅力,硬生生地吞落下肚子,致令肚子里面好一阵的翻江倒海,几乎就要笑出声来了。
蚂蚱菜?
若是我理解没有错误的话,应该是马齿苋?
眼前这位光风霁月的老人,原身居然是这个?
端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但是,无论是蚂蚱菜、还是马齿苋,都应该只是最寻常最普通的野菜吧?
嗯,大抵是一朝启智、再加上无数岁月的修炼磨砺,不是有那句话么,站在风口上,猪也可以飞起来……
左小多脸上一派乖巧,心思却不知道龌龊到了哪里去了……
“犹记当初,乃是九族大战,彼此攻伐,天地失色,日月昏昧……”
老人充满了回忆的说道:“先是龙凤麒麟,三千魔神,打得天愁地惨,生灵噤声……到后来,妖族乘势崛起,两位妖皇一统妖庭,自号天庭,绝立于诸族之上,傲视群侪。”
“相比较于如日中天的妖族,其他各族,委实是要稍弱一筹,又或者是不止一筹。如魔族妄自介入龙汉浩劫,族内精英陨落无数,却不愤妖族屹立诸天之巅,绝与妖争,最是凄惨,几乎被打得七零八落,也就只得道族,还能与之相抗衡。至于其他的,就连西方族都被打得溃败连连,再不敢入关犯境。”
“我们灵族在那一战之后,退入万灵之森,就此避世、再不复出。”
“然后巫族以地抗天,与妖族争夺天地主角,当真打了个天地破碎,日月凋零,之后不知怎么,魔族,西方族,灵族,魂族,人族……等,也被纷纷卷入……”
“在开战的时候,老夫还只不过是一株刚刚诞生灵智不久的小草……但是有一日,就在灵族入战之初,灵皇陛下却突然间将我招了过去。”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九章 當初劫!【第二更求月票!】鑒賞
“当时,与灵皇陛下在一起的,还有水巫共工大人以及土巫厚土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