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八百七十五章因果循環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当初的御书房,当初的膳桌。
可是坐在膳桌上的人却已经物是人非。
一如往昔李政要以茶试忠奸,柳明志喝下茶水之后的惊愕神色如出一辙,李晔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茫然的看着柳明志。
“甜……..甜的?”
柳明志苦笑了两声,起身拿起李晔面前他给自己准备好的酒杯微微一倾,杯中的酒水径直朝着御书房的石板上落去。
滋滋作响的同时,地板上冒出了一股股气泡将地板腐蚀的有些发黑。
李晔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酒杯,又看了看被柳明志倒在地上的那杯自己准备自绝的毒酒,目光有些复杂。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姑父这是何意?”
柳明志感受到李晔不解的目光,随意的将酒杯丢到了桌案之上,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糟糟的衣袍朝着香案走了过去。
静静地凝望了李政父子两人的画像片刻,柳明志拿起三炷高香对着烛火点燃。
“多年以前,就是在这御书房之中,你的爷爷我的父皇还尚在人世的时候,听说了一些卑鄙小人中伤姑父的言辞。
后来他就给我一个选择,要以茶论忠奸。
他直言告诉我,他准备的那杯茶水之中放有剧毒,我喝了就是忠心,我虽然会死,但是我的妻儿老小将会世世代代的享受荣华富贵。
儿子封王爷,女儿为公主。
不喝的话便是不忠,不但我要死,我的妻儿老小同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这句话不是你祖父亲口所言,而是我自己猜测的!
一个人的忠奸,竟然要用一杯茶来判断,是不是很可笑?很荒唐?”
柳明志说完将手里的高香插入了香炉之中,望着上升的袅袅烟雾,柳明志对着蒲团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李晔若有所思的看着姑父给祖父还有父皇行礼的背影。
“然后呢?姑父你既然还好好的活着,是不是并没有喝祖父准备的那杯毒茶?”
“我喝了,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啊?那你?”
柳明志默默的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摆。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的缘故,我越来越相信所谓的因果了。
当我喝下那杯茶的时候,当时的反应与你方才的模样如出一辙分毫不差。
因为那杯茶并不是毒茶,而是一杯糖茶。
当时你的祖父笑着调侃道,连他都没有喝过研磨的这么精细的砂糖。”
“糖……糖茶?”
“对,是糖茶!
帝王生性多疑,自称为孤家寡人乃是人之常情,可是你祖父更知道,所谓的忠奸不是靠别人的说的,而是靠自己看的。
这杯酒,就算姑父还你祖父当年的人情了。”
柳明志看着李晔有些浑噩的反应,从袖口里取出一封信放到了桌案之上。
“这杯酒虽不是真正的毒酒,却也是毒酒。
因为当你喝下这杯酒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大龙永平皇帝已经不在人世,大行归天了。
换而言之,李晔可以不用死,但是大龙天子却必须得死!
因为大龙天子不死的话,对于新朝来说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上演。
我虽然不惧,却也懒得面对一群宵小之辈无尽的打扰。”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五章因果循環熱推
李晔稍加思索便明白了柳明志的用意,神色莫名的拿起柳明志放在桌案上的信封打量了几眼。
“我还活着,你却要背上弑君夺位的名头,你认为这样值得吗?”
“造反都造了,也不差弑君了,史书上的名声怎么样都洗刷不干净了,恶名多一些倒也无妨。
起码就我还活着的这几十年而言,大龙天子死在我的手里,无形之中便可以震慑一些豪门士族的风头。
我手上的血腥已经太多了,能不以杀止杀,我还是希望大龙少流一点血的。
终归都是大龙的百姓跟臣民,拿刀架在自己人脖子上的滋味始终不太好受。
信封中的地址山清水秀,足以令你惬意的过完一辈子。”
“你就不怕我看似听从你的安排,实则暗中积蓄力量,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复辟我李氏的江山社稷,推翻你建立的新朝吗?
而且你还要面对谍影无穷无尽的刺杀!”
“呵呵…….你大权在握的时候我都怡然不惧,又岂会在乎你暗中的一些小手脚。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而为的好,因为李氏宗亲所有人的性命都系在你的一念之间。
至于谍影,他们能抽出身来,勤政殿上的时候出面想要突然袭击斩杀我的人也就不会只有影主一个人了。
见识过谍影的底蕴之后,我岂会一点的防备没有?
你不愧是是我教导出来的,自负的样子跟我年轻的时候何其的相像。
今天我就再教你最后一个人生大道理。”
“什么?”
“自负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牵连所有的亲朋好友。
虚怀若谷,学无止境才是人应该要坚持的本心。
这个道理是我三十岁之后才明白的,希望你不要再走一遍我曾经走过的错路了!
因为好运始终不会永远眷顾着你,说不准哪天自己就作死在自负之下了。”
李晔默默的看了柳明志略显高深莫测的神情之后,将手里的信封重新放到了桌案之上。
“姑父的美意孩儿心领了,只是孩儿已经无颜苟活于世了。
孩儿自己已经准备了鸩酒,姑父就知道孩儿已经做好了去给李家列祖列宗相逢的打算了!”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七十五章因果循環展示
柳明志沉默了一会,转身缓缓地朝着御书房外走去。
“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你母后说了,你如果出事的话,她也不会苟活于世。
想想你的母后跟妹妹,还有你刚刚出世的小妹。
死固然简单,但是你一死,所牵连的因果将是无穷无尽的!
对了,任清蕊你应该还印象深刻吧。
‘她’还活着,如果你还想与之重逢的话……
明天早上,是来给你收尸,还是送你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全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毕竟好言难劝该死鬼,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看着你。”
“蕊…..蕊儿还活着?不可能!我明明看着她…….”
“她是不是她我自己也说不准,见了面或许就能真相大白了吧!”
柳明志的声音随着身影一起消失在后殿之中,留下李晔独自一人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烛火说不出是一种怎么样的复杂神色。
惊喜以及不敢置信,亦或者说是愧疚之意。
当柳明志朝着勤政殿走去的时候,惴惴不安的小德子急忙朝着御书房中跑去,看着安然无恙的坐在椅子上的李晔,登时松了一口气。
“陛下!”
宫中回廊之上,柳明志神色怅然的从袖口里取出了程凯偷摸递给自己的纸包,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下,拆开纸包看着里面浅黄色的粉末轻轻一吹,粉末朝着回廊右侧的草地上飞扬而去。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天理昭昭,因果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