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6nf笔下生花的小說 輪迴樂園 txt-第五十一章:上頭的聖女座相伴-7o1y6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恶魔专列在犹如炼狱的空间轨道内飞驰,车厢内,巴哈被戴上了鹰用嘴套,并非它自愿,事出有因。
方才的一站地路程,巴哈对法师贤者·瑟菲莉娅的族谱,进行了一番深切、诚挚的问候。
先不说能不能骂过的问题,单是以瑟菲莉娅的身份,注定她不能向巴哈一样‘畅所欲言’,所以她只能暂时隐忍。
瑟菲莉娅同样作为本次恶魔专列的贵宾,外加贵宾车厢内,一共就有苏晓、喔喔、巴哈、瑟菲莉娅,以及乘务员几人,作为乘务员的恶魔小姐姐,最开始悉心劝导巴哈,不要对其他客人展开语言攻击,大家都是贵宾,都是文明人。
多次劝阻无果后,乘务员恶魔小姐姐怒了,开始展开与巴哈的对线。
这一幕,别说其他人,连瑟菲莉娅本人都诧异了下,随即感觉,这次的贵宾票,买得真值。
当当当~
到站前的急促敲钟声传来,恶魔专列逐渐停下,车门打开。
苏晓刚起身,对面的瑟菲莉娅竟也起身,也准备下车。
“感谢几位贵宾乘坐本次专列,祝您旅途愉快。”
车门旁的乘务员恶魔小姐甜甜开口,但已经回不去了,无论她现在有多甜美,方才她脖颈、耳下、手心等位置裂开一张张满是尖牙的嘴,之后与巴哈对喷的画面,已经焊死在脑海中,彻底挥之不去。
苏晓带着喔喔下车,待列车驶走,他看向瑟菲莉娅,道:“你准备在这动手?”
“我在犹豫。”
瑟菲莉娅似是在思索。
不再理会瑟菲莉娅,苏晓掏出表看了眼时间,之后就坐在站台的金属长椅上,似是在等什么人。
见此,瑟菲莉娅眼中浮现不一样的神采,她袖口下的右手上,渐渐浮现金色魔能,构成道道纹路,蔓延向她整条手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五分钟后,苏晓又拿出怀表看了眼,他的神情很淡定,可他肩膀上的巴哈,眼中却流漏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焦急。
这分焦急似是被瑟菲莉娅所捕捉,她作势要动手,在此格杀苏晓,却又突然停下,最终,她同样选择坐上长椅。
“可惜。”
瑟菲莉娅开口。
苏晓侧头看了眼瑟菲莉娅,脸上逐渐浮现和善的笑容,说道:“的确可惜。”
苏晓说话间起身,向月台后方走去,方才瑟菲莉娅没出手,对苏晓而言是种损失,如果对方选择出手,已经到场的团长、白牛、圣女座、不死老人会同时出手,将瑟菲莉娅格杀于此。
这涉及到立场问题,在平常,星空座成员极少会互相联手,原因是大家都有不同的立场,或是手下有不同的势力,但在聚集到空座宴召开点附近后,这个立场被统一。
眼下的情况是,瑟菲莉娅是奥术永恒星的高层,团长、白牛等人主动对其出手,立场与势力方面,都会有巨大损失。
可如果瑟菲莉娅在星空座的召开地点正门前,公然袭击作为星空座成员的苏晓,那就是另一种概念了,这是狠抽星空座的脸面,团长、白牛、圣女座、不死老人将瑟菲莉娅格杀当场,奥术永恒星那边虽会震怒,但也自知理亏。
星空座当然不好惹,最后双方会以保住各自颜面的方式,把动静闹到特别大,但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持续个1~3年后,此事不了了之,既保住脸面,又不用彼此死磕而带来损失。
随着苏晓前行,一面雾墙在前方出现,他顺着台阶走进灰白色的雾墙内,进入星空座。
星空座还是原本的模样,周边的墙壁与天棚都被白雾遮挡,中间的圆桌旁,总计有7把座椅。
此时白牛等人没在星空座内,眼下除了坐在0号座椅上的黑雾人影外,就是马文·华尔兹的残魂,以及双眼漆黑,看一眼就让人心底打怵的老灭法。
苏晓见过的所有人中,老灭法给他的危险感最强,那种外表严肃老人,内在犹如黑蓝恶鬼的感觉,让人下意识不敢与之对视,甚至都想要退后。
“听说你黑枫树产出卖的不错。”
坐在1号座椅上的老灭法开口,一旁的马文·华尔兹一声不吭。
“……”
苏晓也没说话,坐在属于自己的5号座椅上,他把已经吓到软绵绵的喔喔,放在圣女座的6号座椅上。
“好好培育,别浪费了那树种。”
“树种?”
苏晓心中疑惑,当初他在母树上扯下的是树皮,连带一小部分树干。
老灭法没再说什么,没说单凭一块树皮其实种不出黑枫树,以及树种是什么。
“说吧,这次找我们三个什么事?‘阳间的事’别找我们这些已死的老家伙。”
随着老灭法此言一出,接下来的话题,仿佛都阴间了些。
“我找到了「天赋唤醒装置」。”
“哦?”
“那装置还在?”
包括老灭法在内,三人都略感意外,但达不到惊讶的程度。
“还在,我之前已经用过……”
苏晓大致叙述树生世界内的情况,得知这些事后,老灭法三人这次有点惊讶了,惊讶于精灵族的作死之花式。
“所以你的想法是,让我们三个已死的老家伙,去把那装置带出来?”
“是。”
“这个的确可以,无论对你、对我们都有利,但有些情况你或许不了解,那东西要是在移动途中损坏,就彻底报废了,不如就把它留在树生世界,让有缘人去探索……”
老灭法的语气透出几分风轻云淡。
“我带来了思林特斯族的遗孤,她就是。”
苏晓把吓的已经彻底软绵绵的喔喔拎起来,其实也不怪喔喔,任何还没成年的小孩子,见到无良三老,并且在三人没伪装成黑心老爷爷时,都会被吓得腿软。
屠龙者终将化身恶龙,这是宿命,灭法者则逆命为之,他们在保留信念的情况下,化为比恶龙更有恶意的东西,从而将恶龙屠杀掉。
这也导致,曾拯救过众多世界于崩灭边缘的先代灭法者们,气息一个比一个骇人,至于他们的为人……咳,事迹都挺光辉,但为人其实也就那样,各有缺点,真实的要死。
况且,没人规定,只有品德如同圣人的强者,才能去屠灭古神?苏晓已知的灭法者中,都有各自的不同,为:
气息骇人的老灭法。
无良的马文·华尔兹。
啦|啦大色|坯·格林·吉莉安。
吞星的阿卡斯。
这些灭法者中,看着就没有像好人的。他们要是站一起,着实让人捏把汗,不知情者,甚至会下意识惊呼一声,奥术永恒星大哥哥加油啊。
星空座内,随着苏晓把喔喔拎起来,马文·华尔兹与老灭法都上前,马文·华尔兹按了按喔喔耳后,似是确定,这的确是思林特斯族。
老灭法与马文·华尔兹脸上都浮现难得的温和笑容,之后马文·华尔兹表示,苏晓有事就先去忙,别打扰他们传授给后辈知识。
有这情况其实很正常,思林特斯族很有骨气,哪怕最终被灭族,依然不服奥术永恒星,并把多年的研究成果付之一炬,坚守在泽兰星的堡垒内,与施法者们死磕。
喔喔在一副随时哭出来的表情中,怀中被塞了一大堆书籍、图纸、再或是不知道装有什么的木匣,之后老灭法与马文·华尔兹才离开,应该是去想办法进树生世界,将天赋唤醒装置带出来。
心有余悸的喔喔,在苏晓的授意下,把怀中的各类东西都收好,之后和苏晓同坐在一张座椅,哪也不去了,星空座的座椅比较宽,圣女座平常都是侧腿坐在上面。
几分钟后,门口的雾墙波动,身材高大的白牛走进来,他坐在七张座椅中最大的4号座椅上,一落座,就长舒了口气,看他的神情,最近应该是有什么事不顺。
“白夜,瑟菲莉娅是来找我的。”
“找你?”
“之前我们不是合作搞药剂生意吗,圣焰药师的名号自然也打响,这次瑟菲莉娅来,就是来拉拢圣焰药师。”
说到这,白牛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这次他与瑟菲莉娅谈判,他心中差点笑死,神特么施法者拉拢灭法者,这世道可太疯狂。
“然后?”
“然后奥术永恒星那边最近准备举行「奥法庆典」,瑟菲莉娅的意思是,想让圣焰在庆典的前几天,就去奥术永恒星做客,之后参与到这次的庆典。”
白牛说到这,声音提高了一分继续说道:“我个人言辞拒绝了,但挨不住那女人太犟,她的原画是,我只需要对圣焰药师发出邀请就可以,有什么后果,全由她瑟菲莉娅承担,原话我给你转达到了,去或不去,和老子没关系,你们的事,你们得自己解决。”
说到此处,白牛点上一支雪茄,深吸了一大口,这么吸雪茄的,苏晓是首次见。
白牛作为黑暗世界的地下皇帝,他将此事看的一清二楚,知道苏晓去了奥术永恒星后,必定会做些什么。
这其中,白牛很难置身事外,他与苏晓同为星空座成员,外加双方进行了药剂方面的合作,当然知道作为灭法者的苏晓就是圣焰药师,此等情况下,给奥术永恒星引荐苏晓,这是典型的使坏。
白牛虽这么做了,但他却展现出一副,老子是被迫的,老子当时为难极了的模样,是瑟菲莉娅强迫老子必须把她的原话转达,否则老子就要和奥术永恒星敌对,老子好TM害怕,基本就是这感觉。
事后要是把这事查清楚,奥术永恒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是瑟菲莉娅强迫人家引荐,白牛多次拒绝过,况且,真当白牛好欺负?
只能说,白牛这一手很高明,既吃到了药剂生意的大量好处,又帮苏晓达成了目,最后又可以不和奥术永恒星死磕。
事实证明,白牛能成为地下皇帝,不单是因为他实力强悍,这位从街头与死斗场摸爬滚打起来的传奇人物,很有手段。
“我知道了。”
苏晓开口,闻言,坐在斜对面的白牛笑着点了点头,苏晓回答的这么简单,是在隐晦的传递一个信息,白牛无需继续参与这件事了。
没一会,团长、不死老人都到场后落座。
“闪开呀!”
圣女座的声音传来,苏晓忽闻一股破风声,之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嘭的一下,撞在自己的椅背上,好在星空座的座椅是连在地上,以及特别坚固。
“你这又是什么花样?”
团长略带笑意的开口,声音依然那般平和,让人如沐春风。
“我的腰~”
全能透视小神医 寂寞蜗牛
赤着脚的圣女座飘浮而起,她单手捂着自己的腰疼了会后,才算缓过来,她的手指一勾,断成几截的扫把漂浮起。
“我最近追剧,看到有大帽子女巫骑扫把。”
“这~,你不是会飞吗?你的飘浮能力可比飞行牛哔多了。”
苏晓身后椅背上的巴哈开口。
“你不懂,我要的是那份优雅,优雅你懂吗,就是那种优雅还有点色气的感觉。”
圣女座侧腿坐上6号座椅,听闻她的话,星空座的众人都没说话,圣女座的跳脱,在场几人已经习惯。
圣女座无论是家族背景、自身容貌、身材、气质,都是女神级,可她一说起来话来,秒变女神经病。
苏晓这次带来了6000克黑枫树枝干,也就是6公斤,黑枫树的产量稳步提升,虽与奥术永恒星、黑渊、渊龙底那三棵的产出数量无法相比,但也比之前强多了,况且在永恒泉的滋养下,其品质定会进一步提升。
提及永恒泉,苏晓方才送了老灭法与马文·华尔兹一些,外加他自制的黑枫树,当时老灭法差点说出一句:‘你这是什么败家方式?’
但想到苏晓眼下的情况,老灭法又感觉这是对资源的最大利用,苏晓无法长期稳定的出售黑枫树产出,其叶片时间长了,功效会有所下降,还不如趁嫩叶时采摘,炒制成枫茶,以便长期保存。
结果为,三个无良的老家伙口中说着这可真败家,实际上分茶却很利落。
星空座内,本次参与空座宴的人已经到齐,刀魔没到场,原因是最近有个势力,准备设计夺走刀魔那棵黑枫树,可以预想,刀魔下次来参与空座宴,大概率会带来不少好东西,以前有过这种先例。
趁空座宴还没正式开始,苏晓拿出简洁的烧水工具,没一会就沏了壶茶,拿出七个茶杯,倒上七杯,喔喔太小了,喝不了这东西,至于巴哈,它乐意喝回家后自己沏,种植区的木架上,几大盒枫茶在那摆着,随便喝。
“这是。”
白牛拿起加大款的茶杯,小饮一口后,他的眼角抽动了下,他每次都直接吃黑枫树枝干,没人比他更清楚黑枫树是什么味道。
白牛看向苏晓,那目光似是有些疑惑,在确认苏晓是不是真的用黑枫叶制茶了。
苏晓邻座的圣女座,双手握着茶杯,心中的想法是,炫富行为可耻!但这样想着,她喝了一大口黑枫茶,真好喝。
“白夜,出书吧。”
团长开口。
“嗯?”
苏晓没理解团长在说什么。
“你出本黑枫树的种植和养护,我第一个买。”
“……”
苏晓继续饮茶,没回应团长的调侃,团长也没在意,知道苏晓就是如此,平常经常沉默,习惯了少说多听。
茶过三巡,0号座椅上的黑雾人影说道:
秀色可餐
“诸位,开始吧,按照惯例,先说各位的所需之物,圣女座希望得到‘星辰铭印’,白牛需要‘命源’,旅团团长需要‘世界之核’,白夜需要‘初代遗骨’,刀魔需要……咳,刀魔没来,不死老人需要‘不死诅咒’的情报。”
言罢,黑雾人影陷入沉寂,他不参与空座宴的交易。
“我这得到了星辰铭印。”
苏晓抬手开口,闻言,圣女座的表情既高兴又痛苦,她说道:
“上次我从你这买了五分之一的星辰铭印,这次不会又是五分之一吧,别搞我啊,找星辰铭印的路上我已经很受伤了。”
圣女座开始装可怜,没错,这就是圣女座,要是被她骗了,她会马上笑的很大声,然后你打她,她就咬你。
“这次是一整块……”
苏晓的话还没说完,圣女座已跳到他的座椅上,抓住他的手,双目灼灼的说道:“你一定要单次卖给我,一块块卖,你们灭法者能做出这事,你们都是魔鬼,比魔鬼族还魔鬼。”
“……”
苏晓没说话,见此,圣女座只能飘浮回自己的座椅,试探性问道:“价格是?”
魔神仙尊 极品超人
“300颗灵魂晶核。”
苏晓随便开了个天价。
“成交!”
圣女座的这声成交,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灵魂晶核这东西,消耗量与产出量严重不成比例,乐园阵营的产出还算好些,虚空内,这种资源很稀缺。
圣女座的这声成交之干脆,都让苏晓有种是不是开价低了的感觉。
实际上,圣女座是豁出去了,请不要低估一位女性对老娘永远美哒哒的执着,就好像男性听到这东西补肾后,立即投以高度关注的目光,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变得强大不是无情无欲。
星辰铭印能锁定命痕的下限,这作用很迷,例如将下限年龄锁定在14岁,进行锁定的人,年龄最小就是14岁。
这效果对于99.99999%的人而言,没任何作用,却是圣女座梦寐以求的。
圣女座的独特能力为,她每隔20年会沉睡一次,然后暂时忘记‘大号密码’,重新练小号,模样恢复为7岁的模样,心智也会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
重新到了20岁,她会再次沉睡一段时间,沉睡期间,她的实力不仅能恢复到巅峰,极限实力还会提升一些,之后以此循环。
简单而言,圣女座的能力是所有女性的梦想,她是不会老去的,最大年龄为27岁,之后她会选择性保存重要的记忆,例如与实力有关的记忆,以及与族人、苏晓、团长、不死老人等相关的记忆,她都会保留。
不久之后,星空座会来一名7岁的小屁孩,这就是变小的圣女座,她在小孩状态经常咬人。
这也是圣女座最大的弱点,重回7岁后,她的实力太弱了,如果能将年龄下限锁定在15岁,圣女座的轮回时限,将从20年一次,递减到12年一次。
并且每次‘重生’后,她适应一个月左右,就能开始修行了,整体效率,完爆之前太多。
正因如此,圣女座才这般渴求【星辰铭印】。
“成交。”
苏晓把星辰铭印按在桌上,圣女座一下没有了方才的英姿飒爽,她支支吾吾的一会,来了句:“能分几次付不。”
“分…分期付款?”
巴哈惊了,它着实没想到还有这节目。
“对对,就是分期付款,总计300颗,一期20~40颗,我筹到第一期后转交给团长,然后团长在用你们乐园的机制,把这些灵魂晶核邮寄给小哥特裙,最后让小哥特裙转交给你,简直完美。”
圣女座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星辰铭印。
苏晓沉吟了下,感觉这样的确可以,就算现在给了他300颗灵魂晶核,他也是一批批用,技法型能力提升的太猛,有时并非是好事。
苏晓与圣女座这边成交,团长与不死老人也达成了笔互换,之后白牛又在圣女座手中卖了盒花粉。
几人的物资交易或互换完成后,白牛将一个小木盒推来,苏晓打开后,看到里面的【初代遗骨】,这是上次卖给白牛命源,对方承诺的报酬。
“白夜。”
团长开口,他将一枚徽章按在桌面上,一推,这徽章滑到苏晓身前。
这是上次苏晓帮团长用虚空之树调配【树之恩赐】药剂,对方给出的报酬。
苏晓拿起桌上的徽章,提示出现。
【提示:你获得无主的轮回·荣耀徽章(无绑定者状态,此类无主徽章的获取难度,高于同属性徽章的多倍,请慎重考虑是否绑定,成为此徽章的永久持有者)。】
【轮回·荣耀徽章】
产地:轮回乐园
类别:特殊装备/徽章类。
耐久度:400/400
装备效果:佩戴后,技能升级仓的使用费用降低20%。
简介:征战者的荣耀象征。
售价:绑定后不可出售、交易等。
……
看到这徽章的属性,苏晓有种,怎么没早点获得这东西的痛惜感,好在现在获得也不晚,技法被动的累积,还没到最吃资源的时候。
可以说,有了这徽章后,苏晓等于每次世界进度结束,额外获得20%的灵魂钱币,他所得的大部分灵魂钱币,都用于在技能升级大厅内提升各类技法被动或基础能力。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白夜,你是不是在想,要是早些得到这东西更好?其实之前你看不到它,现在你不仅能看到,还用能,这是我当初攻入曙光,得到的战利品之一。”
听闻团长此言,苏晓清楚是怎么回事,团长上次率人攻入曙光乐园,和自己在树生世界内炸掉曙光乐园的残骸不同,那次是乐园争夺战。
收起【轮回·荣耀徽章】,苏晓将这次带来的6000克,也就是6公斤黑枫树产出拿出。
“500颗灵魂结晶,2000克。”
团长出价,他依然没出灵魂晶核,这并非代表黑枫树产出的价值,低于星辰铭印,两者不能对比,因为黑枫树产出是源源不断,更何况,苏晓的黑枫树并不高大,产出有限,以及星辰铭印属于类绝迹的东西,天知道遇到这块后,后续还有没有。
一个是持续产出资源,一个是疑似绝版资源,两者持有价值哪种更高,不用想都知道。
况且星空座内的物价比较奇妙,有时并非是这东西值多少,而是是否需要,这才是重点,互相各有吃亏或占便的时候,就比如星辰铭印的价值,就被圣女座的需要给放大。
嫌贵?在外界,连买到的可能都没有,况且圣女座这次有些头铁了,苏晓要价后,还等着对方还价,结果圣女座立刻接了,想必,圣女座是早就打定主意要分期付款,天知道她要还多久。
“剩下的4公斤我要了。”
“剩下的我来。”
白牛与圣女座一先一后开口,两人对视。
“30颗灵魂晶核。”
白牛出价,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知道作为技法型的苏晓特别需要这类物资,所以出了个苏晓无法拒绝的价格。
“啊这……”
圣女座向苏晓看来,以她的脾气秉性,她都脸红害羞了,意思是还能不能再赊账。
“……”
苏晓将剩余的4000克黑枫树产出推向白牛,情况就是如此奇妙,上次白牛用3颗灵魂晶核+一把有有ф印记的钥匙,换了2000克黑枫树,这次则涨价一大截,可以说,白牛上次占到的便宜,这次一下就搭回来,星空座的奇妙物价就是如此。
一个装有30颗灵魂晶核的精致木盒摆在苏晓身前,他打开后,看着木盒内的灵魂晶核,一时间颇有感触。
他在树生世界累死累活,战鬼族女王、战四生恶鬼,战灰绅士,宰了几百名违规者,又深入危险区域,乃至炸了曙光乐园的残骸,这些事迹相加,他才从中获得11颗灵魂晶核,说心底话,这收获已经很不错了。
可眼下,随便卖了些黑枫树产出,30颗灵魂晶核就到手,外加还有500颗灵魂结晶(完整),这还是在黑枫树处于生长阶段,产出量偏低的情况下。
试想一下,如果个人有一颗黑枫树的消息曝光到外界,虚空、陨灭星、风海大陆、以及夜惑女巫公会,外加各乐园阵营的契约者们,到底会引来多少贪婪的目光。
苏晓暂不考虑这些,他还没打算通过其他渠道出手黑枫树,更妙的是,眼下星空座内有黑枫树的不止他一家,刀魔那也有,简直是天然的保护伞。
本次星空宴应该结束了才对,却无人离席,苏晓先取出一颗椰子大小的金属蛋,看到这东西,团长的气息略有波动,他找了很多人,都没能制出这「空间稳定装置」,眼下这东西被成功制出。
金属蛋飞起,落在团长手中,这是双方初次在炼金学方面合作,苏晓给出了首次免费。
苏晓又将一根封装药剂瓶立在桌上,这是圣女座预定的药剂,依然是首次免费。
之后苏晓把一管酷似粘稠黑色血液的药剂抛给不死老人,这药剂是对方订制的,对方喝下是大补之物,外人喝了必死。
最后是白牛订制的药剂,这是白牛为他妹妹所预定,那名有着白色短发的强大女人,在虚空内赫赫有名,但因当初与渊之龙的事,白牛和他妹都有伤在身,白牛自认是没希望恢复了,不过他妹如果有这种药剂的辅助治疗,还是有可能恢复的。
“白牛,这不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苏晓把药剂立在桌上,刚目露喜色的白牛,眉头皱起几分,在以往他不会如此,但在星空座内,就没必要保持以往的警惕和表情变化控制了,圣女座在这如此跳脱,也是这个愿意,平常她虽也有点,但并不明显。
“你说的是?”
白牛收起药剂,在星空座有免费的东西拿,她可从来都不客气。
“过段时间,我会以圣焰的身份来虚空,到时可以顺路帮你妹治疗,有一点要提前说明。”
“什么。”
“治出心理方面的问题概不负责。”
“那没事,我妹和你理解中的女性不同,之后等你到了,我再让我妹喝这药剂?”
“不用,这次回去喝下压制伤势就可以,一共成品了两瓶,想治你的伤势没可能,但饮一瓶压制你伤势的复发之痛没问题。”
苏晓又将一瓶浅绿色药剂抛给白牛,白牛拔了瓶塞,随口喝下,体会片刻,他身上的肌肉有所放松,体内那已经习惯的剧痛,正在飞速消退。
“只要治好我妹,报酬方面,保证你满意。”
白牛留下这句话,起身向外走去,没一会,团长、不死老人都离开,想必下次空座宴,药剂方面的委托会来一大堆,下次可就不是免费的了。
苏晓拿出一大包枫茶,成功临时雇佣圣女座,圣女座本人对枫茶的态度是,有就喝,没有也不强求,可她家的几名老不死,见了这东西肯定双眼发直,圣女座决定把这一大包都带回去。
星空座内有空间排异反应,因此只能等出了星空座,苏晓才能使用白牛提供的返程空间卡。
苏晓估测,瑟菲莉娅应该在外面等,眼下与对方硬拼还太早,雇圣女座去拖住对方,是不错的选择。
等待片刻,苏晓出了星空座,一声声轰鸣从远处传来,圣女座这次的处理方式格外奇葩,她每次攻击瑟菲莉娅,都喊一声「我爱你」,「你可真漂亮」一类的奉承话,小嘴抹了蜜一样,下手却一次比一次狠。
苏晓激活手中白牛提供的空间卡牌,回归轮回乐园,他传送走前,还有一声声轰鸣与「你真漂亮」传来,圣女座收了报酬后,办事效率很高。
PS:(推朋友紫猪的一本书,书名《海贼之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