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3le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165章 仙君花式留人熱推-juy0h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羞愤无比的冷千杨回了呈阅客栈,就见花如雪侯在门口。
“师兄,我们真该走了。”
明日怀玉就要远赴灵州国,过了今夜再无机会。
腹黑王爷,特工皇妃要逆天
冷千杨沉沉地叹了口气,说:“如雪,我的事情没办成,你先去。”
“师兄!”
花如雪心急如焚,捏着手里的帕子跺了跺脚。
今日师兄醉酒从郊外跑回风月酒楼的事早已传的沸沸扬扬,他分明是惦念着小苏。
只有他二人水到渠成,师兄才能专心助我。
“我去找小苏说!”
花如雪涨红脸,带了几丝无奈重复道:“师兄,我去帮你说。”
“放肆!”
冷千杨板起脸,甩着衣袖大步上了楼。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冷千杨照例翻起古州战纪,等看到书里的内容简直气的要爆炸。
“李野!给我滚进来!”
“啪!”
他将书砸在李野的额头说:“好大的胆子,你把我的书换成了话本子?”
“仙君,事有可为有不可为,苏师弟明日可就走了!说不准就是诀别了!”
李野双手捂着胸口,夸大其词地说。
“滚出去!”
冷千杨心乱如麻,厉声喝着将他轰出屋外。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已经亥时了,再不想法子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捡起地上的书,半信半疑地翻开,就被书名给吸引住了,名字叫师尊的傲娇小孽徒。
冷千杨随手瞟了几眼就觉得脸红心跳,不敢再看。
书里除了刚开始两人的打斗和试探情节外,后面大段篇幅都在描述两人如何的卿卿我我,缠绵悱恻。
大明春色
他做贼一样蹙着眉头草草翻完,脑海里循环播放着一个画面。
小孽徒将伤重的师尊压在墙上说:“师尊,撩了我就想不认账么?”
“仙君,最精华的部分在第23章。”
李野的声音冷不丁从窗户外响起。
冷千杨冷不防被他一吓魂都飞了半边,暗想自己真是魔怔了,怎么会去看这种山野村书,根本就是一堆糟粕。
“咚咚!师兄,我陪你对弈。”
门外响起了花如雪轻柔的声音。
两人对弈过半,冷千杨心不在焉一直想着话本子里第23章的内容,就听李野出声了。
“仙君,你脸色忽然好苍白,是头疾又犯了?”
莫名其妙,这小子如今跟怀玉混久了,越发会自作主张了。
冷千杨狠狠地剜了李野一眼,就被花如雪打断了思路。
“师兄,痛得厉害吗,可要紧?”
花如雪放下棋子,一脸关切地说。
一定要保住我的杨宝cp。
李野母鸡护崽似的挡在冷千杨面前,嬉笑着说:“不劳花掌门费心,此时仙君需要静养,静养一会儿就好了。”
眼看师兄扶着额头不发话,那就是默认了李野的说法,事已至此,何不顺水推舟。
“那师兄早些就寝,明日我们真得走了。”
花如雪站起身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
人一走,冷千杨忍不住翻到书的23章,正是两人初定情意那一段。
只见漫天洒落的烟花里,师尊侧目望着身旁欢喜如孩童的孽徒甚是不解,出口问道:“你就这么喜欢烟花?”
“因为是和师尊一起看的,所以我才格外喜欢。”
小孽徒目光灼灼盯着眼前的师尊,咽了咽口水。
冷千杨忽地想起石叔的话,你家的心尖尖好喜欢星空,那天都看傻了呢。
星空?
投其所好,有办法了。
冷千杨拉开屋门说:“召集所有人折星星,立刻,马上!”
空间传 古夜
乘风阁的厢房里,苏青之斜倚在贵妃椅上,揪着小蓝的头发玩。
掌柜的哈着腰说:“公子,这一排小生你看可有中意的?一会儿还有一个压轴的,艳舞跳的级好,可以开价竞拍的!
许是在冷千杨身边待久的缘故,怎么瞧着这批男子没一个能入眼的。
1号男子虽然俊美,但是一直翘着兰花指你不累么?
2号男子倒是长的野性十足,问题是您的鼻毛都蹦出来了,上面好像还沾了不明液体。
3号是一脸儒生相,就是一口大黄牙,笑起来总是带着那么点猥琐。
4号是个冰山冷艳型,哪哪都好,问题是您一开口跟我探讨的是,如何做出完美的人肉包子?
……
不会因为他,自己突然丧失了欣赏美色的功能吧,这可真是亏大了。
“庸脂俗粉,再换一批,换一批最好的!”
苏青之眼皮都懒得抬,不耐烦地摆摆手说。
一连换了五拨苏青之还是不满意,掌柜的眉头一皱暗想这位公子瞧着贵气逼人,应该不是砸场子来的,那就豁出去了!
楼梯间传来一阵低沉又苍凉的嗓音,唱的正是李白的侠客行。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就已叫苏青之的心酥了半边,兴奋地说:“这个好,叫这个进来!”
进来的人身着黑色长袍,带着面具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游刃有余的气度,就像落魄的贵公子。
黑衣男子右侧的鬓发旁侧插了一只晶莹淡雅的白梅,看的苏青之一脸懵。
他本就长身玉立,这么一戴还挺风流倜傥的。
说道雅正端方,苏青之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她眯着眼睛,盯着这朵白梅,忽然想到了一幅画面。
夜深人静,窗外偶尔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
温暖如春的厢房里,冷千杨靠在窗户边慵懒地翻着书卷。
他鬓角的兰花暗香袭人,自己坐在案几旁细细描勒着,说:“脑袋再转过来一点,很好,下巴微抬,不错,保持啊。”
喵喵,一个秀色可餐的俏郎君跃然纸上,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黑衣男子见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鬓角的花朵上,还流着口水,心下一顿有了主意。
他淡淡一笑从衣袖里抽出一朵白梅说:“公子喜欢,我赠你一朵可否?”
想想可以,真的实践起来好像有点娘。
苏青之捏着花瓣还在犹豫,就听男子说:“鬓角插花是我们冷原人的习俗,是文人雅士的标志。”
盛情难却,苏青之刚将花插到发髻上,就听“噗!”整个大厅的烛火都灭了。
四周漆黑一片,苏青之发觉自己被他扣住了腰身,男子附耳说:“带你去个好地方。”
小蓝呼噜声打得震天响根本指望不上。
色字头上一把刀,苏青之,你可真是够背的。